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玄幻小说

邵景淮时夏免费试读 甜妻来撩军少轻点吻小说

作者:邵景淮来源:编辑:婉婷小说阅读网2020-08-26 12:26:08

邵景淮和时夏是小说《甜妻来撩:军少,轻点吻》中的男女主,他们的相遇缘起于一次救助,有孕妇需要帮助,而时夏就找上了首长大人邵景淮,初见就被深深吸引,他们的爱情从第一眼就已经被注定,腹黑的军少怎么才能博得美人心,他们的浪漫爱情最后结局又能否圆满...

甜妻来撩:军少,轻点吻小说正文

第1章 长官,救命!

“长官,救命!借您的车送产妇去一趟医院,她情况很紧急!”

时夏张开双臂拦在路中间时,车头离她的脸仅仅只有两厘米。

车里的人一直没发话。

僵持了几分钟,时夏听到咔嚓一声,然后使出吃奶的劲,扶着孕妇上了车。

司机满脸难色,看向后座的男人,“首长,那任务……”

邵景淮不说话,狭长的眸子里闪过几点寒光,瞥了一眼时夏,语气平平地开口,“开车。”

时夏的动作却蓦地一顿,她永远也忘不了这人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

凤城鼎鼎有名的太子爷——邵景淮。

他们的上一次见面,是在边境的战场上,那是她第一次真真正正听到枪响,邵景淮带着几个满身硝烟的战士救了她的命,还有她当时正在抢救的孕妇。

今天,竟然又是他救了命。

时夏欣喜地看着邵景淮,他今天没有着军装,一身暗色的西服照样被他穿出锋锐逼人的感觉。

那张脸依旧俊朗非凡,剑眉星目,朗月光华。

时夏的动作仅仅顿了一瞬,她很快反应过来,这人没认出她。

“谢谢。”她仓促地道了谢。

孕妇已经晕了过去,时夏的手指搭上了她的脉搏。眉头不由得拧到一起。

“警笛。”

邵景淮惜字如金,淡淡吩咐司机,他的视线没离开过手里拿着的文件。

警笛声呜呜响起,时夏揪着一颗心,用自己的双臂固定住产妇的身体。

她的T恤染了血,分不清是谁的。

车子很快飙到了医院,时夏早已经联系好了担架,孕妇被迅速送上楼。

皮质的坐垫上沾染血迹,时夏一眼瞥见那片狼籍,她下车之后转过身递上去自己的名片。

“如果需要赔偿的话,可以……”

“不用。”

车门清脆利落的关上,争分夺秒地开走,时夏差点碰了一鼻子灰。

她捏着名片的手缓缓收回来,转过身朝着身后的医院大楼走去。

“时医生,查到孕妇信息了,她老公马上就到。”刚进入准备室,便有护士手里拿着本子匆匆跑来。

她一眼看见时夏满身的血迹,“你快去换身衣服吧,她老公马上就来了。”

时夏一边答应着,一边接过护士手里的本子,忙着填写资料,就听身后一阵喧闹。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高个男人从正门过来,那人面色急躁,脚步飞快。

“病人在哪里?”

熟悉的嗓音让时夏手里的笔一顿。

几乎有点不敢置信般的转过脸,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撞上的那一刻,季子骁也是一愣。

时夏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随便在路边上救了一个孕妇,竟然就是她男朋友季子骁在外面的女人!

并且,刚才护士说季子骁是那个孕妇的“老公”?!

那她是什么?

她和季子骁谈了两年,难道他竟然已婚?

“季部长……”

院长抹了把汗好不容易追上季子骁的脚步,脸上带着谄媚的神色,他正疑惑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季子骁冷冷的声音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你对婷婷做了什么?”

季子骁人高腿长,几步迈过去,居高临下的瞪着时夏,眸子里尽是冷意。

“我做了什么?”

时夏一窒,她明明救了她!

“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时夏我警告你,今天婷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男人撂下狠话,转过身就往楼上走。

时夏浑身不可抑制的发着抖,她的手指凉透了,几乎捏不住手里的纸。

与此同时,绕城高速上,一辆越野车正极速狂奔。

“首长,那边说季子骁临时改道去了二院,我们……?”

邵景淮微一皱眉,他的思绪被打断,视线下意识的掠过后座上那片狼籍。

“绕回去。”他眉心微皱,冷声吩咐。

……

外面掀起的滔天巨浪时夏无从得知,此刻她正在休息室给自己包扎伤口。

她是从抢包贼手里救下了孕妇,那贼手里的刀子抹了她的手臂,挺深一条口子。

门突然被推开。

“季部长,这位是我们二院顶出名的妇产科一把刀,这手术她绝对能做!”

时夏冰冷的目光扫过去,恰好看见季子骁站在门外,身后跟了一大票人。

院长脸上的笑意收敛,转过脸盯着时夏。

“时夏,赶紧准备上手术,楼上等着你呢。”

季子骁没说话,他冷冷盯着时夏,目光似毒蛇。

要不是刚刚那个没用的医生说自己无能为力,婷婷的情况又已经再拖不起,他怎么也不可能将两条人命交给这个心怀不轨的女人。

怎么可能那么巧,偏偏婷婷一出事,送她来医院的竟然是时夏。

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虽然郭婷婷是老头子硬塞给他的妻子,但只要这孩子生下来,郭家的万贯家财还不都是他季子骁的囊中之物?

他绝不能让这个孩子出半点问题。

“说吧,你想要什么?时夏,这两年我待你不薄,今天你要是救了婷婷,条件随便你开。”

众人都惊觉气氛有些微妙,这两人竟然是认识的?

时夏脸色没变,她如今算是看明白了,这两年的青春怕是喂了狗。

季子骁根本就拿她当个玩物。

不过还算她幸运,早一天看清渣男的本质,还能及时止损。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坐在那里的年轻女孩。

时夏慢条斯理的剪断纱布,她晃了晃自己的手臂,语气凉凉的。

“我受了伤,上不了手术。”

季子骁脸色一变,“你!”

他压根没想到时夏会来这么一句。

院长更是吓的浑身一震,医院今年的环评就指着面前这位爷了,这个不要命的时夏竟然还敢这么对季子骁说话!

“时夏,你还想不想给你弟弟治病了?你马上去换衣服,我这就给你弟弟优先安排心脏移植。”

女孩子的睫毛颤了颤。

又是这招,以权施压,把人命放在天平上衡量轻重。

她别开脸,忽然觉得有点儿冷。

“时夏,我保证这个月內给你弟弟匹配到供体,你赶紧!”

时夏看着季子骁那要吃人的神色,忽然平静了。

“这周内。”

她提出条件,脊背挺得笔直。

院长止不住的浑身冒汗,他连连点头,高血压都快犯了。

第2章 我是个医生

时夏狠狠眨了眨眼,她一把推开季子骁,一边走一边脱白大褂。

她带上口罩,狠狠的眨了眨眼,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时远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坚持而害弟弟丢了性命。

手术室内,灯火通明,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准备着。

而无影灯下,时夏手臂上的纱布见了血,可她咬着唇一丝不苟地看着孕妇的情况。

血压毫无预兆的垮了下去,时夏的手指一顿,不自觉的咬了咬牙。

“孩子怕是保不住了,这样下去大人也救不活,你出去交代一下。”

她转身知会站在门口的巡回护士,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砸下来。

“准备引产。”

她的手刚刚一动,面前的大屏幕忽然就亮了起来。

季子骁的声音从对讲里仓促的传出来,透着十二万分的急切。

“时夏,我要你保那个孩子!”

产妇的鲜血没停过,时夏一直紧紧盯着监护仪,她皱起眉。

保大不保小,这是行业内的一般规则。

季子骁站在监控面前,眼神几乎凶狠,他又重复了一遍,“就算大人有什么都可以,我要那个孩子活,你听明白了?”

时夏紧紧攥着纱布呆愣着,她忽的感觉到手腕被人碰了一下。

纤长的睫毛一颤,从刚开始就昏迷着的产妇忽然醒了,她奋力碰了一下时夏的手腕,满脸都是求生的渴望。

“救……我……”

时夏手上挽纱布的动作一顿,她偏过头看着大屏幕上神色紧绷的季子骁。

“抱歉,你一开始是让我来救产妇的。”

她话音落下,一挑眉让助手直接切断了信号。

季子骁这边一瞬间满屏雪花,他愣了一秒,忽的把手里的对讲机狠狠砸了出去,哐铛一声巨响,站在一旁的院长浑身一抖。

时夏的动作飞快,她几乎是从阎王那里抢回了郭婷婷一条命,孩子自然是没保住的。

她迅速的完成了缝合,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时夏脱了无菌服,才注意到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裂开了,纱布上浸开一大片血迹。

她甩了甩手臂,一阵钻心的疼。

走廊上有风吹过,撩起时夏的长发,她抬头瞥见季子骁身后跟着一大帮人从走廊尽头走过来。

男人的脸色阴狠,走路带风。

时夏顿住了脚步,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失血过多,腿有点软。

可就在她快要倒下去的瞬间,一只有力的手臂猛地圈住了她的腰。

那股力道撑着时夏站稳了,他毫不犹豫的收回了手。

时夏转过头,看见黑色西装上的一枚袖扣,精致又奢华。

她一愣,对上男人狭长的眸子,他茶色的瞳孔里闪过一抹讶异,飞速消失不见,最后归于冷寂。

他身后跟了几个便衣模样的男人,队形严密整齐。

邵景淮无意停留,他已经越过时夏,径直朝着对面走去。

他走在最前面,背影修长,肩膀宽阔,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凛然。

季子骁眼里只有胆大包天的时夏,他的视线狠狠锁着那道纤细的身影,几步跨过去扬起了手。

“你特么敢动我的孩子!”

时夏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季子骁的手却在半空中被人一把格住。

邵景淮的指节干净修长,细看过去还有几枚枪茧,他神色冷凝的攥着季子骁的手臂,一个眼刀扫过去,就把人定在原地。

男人凌厉的视线刺的季子骁瞳孔一缩,他迅速变了脸色,一眼认出了来人。

“邵景淮?!”

想到这人的身份,他的眼神有点闪躲,不自在的别开了脸。

季子骁生来嚣张,如果说还有能让他害怕的人,面前这人算一个。

他几乎在心里把手下的人骂了个遍,特么的说什么邵景淮还在边防执行任务,短期不会回来。

那他面前的这个,是鬼吗?!

抽了抽手臂,却抽不出来。

季子骁只觉得自己的手像是要断掉,疼的钻心。

“你来干什么……”

身体的疼痛让季子骁的语气一下子弱了下去。

时夏茫然的盯着那个背影。

她想起那时无边旷野上的风,烈烈枪声,他军装上的硝烟味。

还有,他炽热的怀抱。

“奉命调查。”

男人的声线低沉,一字一顿吐出那句话,语气冷然。

他一把丢开季子骁,展开一张纸亮在他面前,头也没回吩咐身后的人,“带走。”

院长的一张脸已是惨白,他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这个气势卓然的男人。

要带走季部长的人,得是什么身份?

何况他这样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那眼神里的威压却让人禁不住头皮发麻。

季子骁一下子慌了,他更用力挣扎,想挣脱那几个钳制着他的人,脸色止不住发白。

“我什么也没做,你凭什么查我?!”

邵景淮沉默,下巴一点身后的方向,手下的人迅速拖着季子骁走了。

他回过头盯着身后的小女人。

时夏站在那,眼底有波光潋滟的水光。

她看着邵景淮轻轻拧起了眉,视线在她的手臂上扫过一圈。

“我们,见过?”

时夏一愣,她下意识摇头。

男人了然的收回视线,步子一迈,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经过身边,时夏仓促抬头,她穿着平底鞋,快要接近一米七,邵景淮比她还要高一个头,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几乎带起一阵风。

警卫员小跑了几步才追上邵景淮的步伐,就听他沉沉的声音传来。

“查一下那个女人。”

……

再遇邵景淮,时夏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但她脸上很平静。

院长站在原地犹豫了半天,还是觉得应当按照季子骁的吩咐办事。

毕竟季家权势滔天,季子骁总归不会倒台的。

“时夏,季部长已经指派了医疗事故调查组过来,你刚才的手术涉嫌违规,院方决定暂时先让你停职一段时间,以观后效。你弟弟的事,我们……”

他终究有点为难,时夏盯着他的目光让他芒刺在背。

“心脏供体不是那么好找的,你再等等吧。”

院长说完,只觉得老脸实在有点挂不住,他错过身要走,却被时夏一把拉住。

“院长!”

“时远的病不能再等了,院长,你刚才明明答应我……”

时夏忍不住有点哽咽,她狠狠咬了咬牙,把眼泪憋回去,手臂上的血开始往下滴,但她毫不在意。

院长深深叹了口气,“你,唉……季部长说了保孩子,你怎么就一定要跟他对着干呢?你妈妈的事情,还没让你长个记性?”

第3章 嫁给我

时夏的妈妈七年前死于心脏病,她本来已经等到了一颗心脏,却在手术的当晚得知,那颗心脏被临时调配给了某个大人物带来的“更为紧急”的患者。

那个大人物,刚巧也姓邵。

这件事后来闹到整个医院都知道,是因为那天她妈妈去世,时夏发了疯似的质问。

她都已经签署了手术同意书,为什么那颗明明应该去救她妈妈性命的心脏,却救了别人?

院长有点恨铁不成钢似的盯着时夏,缓缓拉开她的手。

“我实话跟你说,是季部长不让我们给你弟弟找心脏,你要找,就去找他吧!”

“时夏,我都说了,得罪谁,不能得罪大权在握的人,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院长匆匆走了,只留时夏一个人站在走廊上。

她紧紧咬住牙,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七年了,这种事情又一次发生在弟弟时远身上。

时夏弯身用手掌挡住脸,她不明白,权势为什么就能这样轻松的操控人命呢?

她做错了什么?!

……

时夏被停职,但她还是每天去医院。

因为时远需要照顾。

她刚把水壶放在病床旁边,手机就突兀的响了起来。

时夏连忙转过身出去,害怕吵醒了时远。

她没看屏幕就慌忙接起来,电话那边很快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时医生?”

时夏一瞬间就听出是谁。

邵景淮的声音很好听,让人过耳难忘。

她很讶异,那边竟然说在楼下等她,时夏走到窗边往下看,果然看见一辆军绿色的越野。

难道……他认出自己了?

时夏挂了电话,匆匆下了楼。

邵景淮直接启动了车子,时夏顿了顿,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

“我有事跟你说。”

时夏一脸的茫然,下意识点了点头,整个人恍若置身梦里。

咖啡馆,两人相对而坐。

男人的眉目俊朗的有些过分,他今天依旧穿着笔挺的西装,整个人显得贵气凛然。

“等等还有个会,时间紧迫,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邵景淮话音落下,时夏才恍然回过神。

她一愣,惊讶于这种过分直白的语气。

“那你刚刚可以在医院说,又何必……”

她看了看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杯。

邵景淮微一挑眉,他难得挑了挑嘴角,笑容有点痞气。

“我无所谓,只是担心时小姐在路边被求婚,会有点尴尬。”

“我不……”时夏说到一半顿住了,求婚?!

她几乎要咬到舌头,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确定是在跟她说话?

男人的视线紧紧追着时夏的眸子,他的眼神清亮,眸子狭长,满是认真。

“时小姐,我需要一个妻子,并且认为你很合适。”

时夏完全没从刚才的震惊里缓过来,她有点哭笑不得。

“邵景淮,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男人挑眉,这小妮子在医院还说两人没见过,现在却又对自己直呼其名。

“看来时小姐对我很了解,那我就省掉自我介绍了。”

时夏哑然,她皱了皱眉,开始思考自己现在是不是在梦游……可是邵景淮的目光凌厉,语气笃定,他现在的状态好像在谈判。

“我还有事,长官,我想你今天应该是找错人了。”

时夏拿过旁边的手包站起来,她得赶紧走,这人今天不太正常。

“时医生。”

握住时夏手腕的指节干净修长,指甲修剪的圆滑整齐,邵景淮的力道刚好,让时夏不得不重新坐了下去。

“救命之恩,难道不值得时小姐跟邵某好好说话?”

时夏一愣,原来他记起来了。

她抿了抿唇,抬眸对上邵景淮的目光。

“当然值得,我很感谢您两次救了我。可是您需要一个妻子,我却不需要现在考虑婚姻。”

邵景淮眯了眯眼睛,眸底滑过一抹厉色,视线牢牢锁着时夏。

“你拒绝我?”

“是。”

时夏的语气笃定,声音干脆,后背却蓦然有点发凉。

因为刚刚他的一个眼神。

邵景淮下意识的朝周围瞥了一眼,还好……没人。

他出生到现在,还真没被谁拒绝过。

开玩笑,开国元勋邵国雄将军的独子,他一路顺风顺水走到现在,这是头一回在一个女人身上吃瘪。

邵长官无法理解,他有点不耐的皱起眉。

“我可以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不用急着答复。”

时夏无语,她怀疑面前这位邵长官可能是被人盗了号……她从七年前就开始暗中调查邵景淮,几乎将他的一切喜好烂熟于心,可是所有的资料都没有说过,他是这么一个无厘头的人。

时夏有点怀疑自己的脑子。

邵景淮好像又临时想到什么,他倾身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喝掉了小半杯。

“你拒绝我,是因为邵国雄?”

时夏一愣,脸色发白。

她早该想到的,邵景淮来找她之前肯定摸清了她的底细,那七年前的一切,他应该也都知道了。

她盯着他,沉默着咬了咬牙。

邵景淮轻轻挑了挑嘴角,笑容意味深长。

“我们父子关系很不好。”

他顿了顿,朝着时夏眨了眨眼睛,忽然倾身靠近她。

时夏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条毒蛇近了身。

邵景淮明明笑着,那笑容却让人浑身发冷。

他的声音低低的,就响在耳边。

“该答应我,我可以帮你。”

时夏怎么也没想到的,邵景淮知道所有的事,竟然会是这种反应。

她呆呆地坐在那,后背满是冷汗。

邵景淮路过她身边,他招呼服务生结账。

“三天,我等你答复。”

……

时夏那天浑浑噩噩的回了家,门卫大叔等了她挺久,给了她一个快递急件。

她道了谢,关上门拆开。

竟然是一张法院传票。

时夏皱眉,她以为季子骁的报复来的这样快。

却没想到,寄件人竟然是“郭婷婷”。

原告指控被告人时夏插足自己的婚姻,涉嫌故意伤人,以及存在严重的医疗失误。

时夏捏着那张轻飘飘的纸,一时之间只觉得怒火烧的胃里疼。

她那么努力去救的人,反手就将她告上了法庭。

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时夏转身出了门,她拦了辆车直奔医院去,直奔三楼。

第4章 起了感觉

妇产科,郭婷婷的病房门口站了两排彪形大汉。

时夏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拦下。

“时小姐,季部长吩咐了,不能放您进去。”

她了然,原来人是季子骁安排的,大概他早已经给郭婷婷洗了一遍脑,难怪她会反咬自己一口。

时夏气不过,使出浑身解数要去敲门。

里面出来一道修长的身影。

季子骁看见时夏,嘴角轻轻挑了挑。

时夏一下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

“季子骁!”

对方好整以暇的看着被钳住双臂的时夏,嘴角的笑意有些嘲讽。

“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什么时候勾搭上了邵景淮?”

时夏动作一顿,她看着季子骁那神色,分明是把他被调查的事情推到了自己头上。

她咬牙,“季子骁,你无耻!”

男人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眯,他想了想。

“彼此彼此,时夏,我们俩谁也别看不起谁。”

他示意保镖放开手,往前走了两步靠近时夏。

男人略微沙哑的声音凑近耳边,时夏浑身一僵。

“谁让你一开始靠近我就是带着目的,时夏,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你要愿赌服输。”

时夏听到季子骁那一声意味深长的轻笑,她的睫毛颤了颤。

随后怒火更盛。

这个男人不仅心安理得的出轨,甚至还可以找尽各种借口侮辱她。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季子骁轻巧的越过她,朝着电梯走去。

他轻飘飘的就想一笔带过自己的罪孽,绝不可能!

时夏刚抬脚准备追上去,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时远的护工打过来的,她眼皮一跳,不敢耽搁,马上接了起来。

陈姐在那边慌的话都说不清楚,只说时远的情况不好,让时夏赶紧过去。

好像心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时夏迅速挂了电话往住院部跑。

临时的抢救已经结束了,值班医生抹了一把汗看见时夏有些苍白的脸。

他领着时夏拐出病房,摘掉了口罩。

“时远刚刚又出现了一次心脏骤停,你知道有多危险的。”

时夏点头,心慌的手指都在抖。

她知道心脏移植是唯一的办法,可是现在……

“我……尽快想办法。”

年轻的医生不忍为难时夏,他善意的提了个醒,“我听说院长跟卫生部的季部长关系很好,时医生,要不你去找找院长?”

这话却恰好踩在时夏的痛处,她脸色更白了。

“……好。”

没再多说,时夏送走了值班医生,转过头进去病房看时远。

少年的脸色是病态的苍白,他整天整天的昏睡不醒。

时夏动了动手指,却连握住弟弟的手也不敢。

时远脆弱的她碰都不敢碰。

她在病房里站了许久,终于还是低下了头。

时夏走出来,摸出手机给院长打电话。

她不知道,季子骁此刻正在院长的办公室喝茶。

“时夏,这样,你明晚跟我去参加一个医疗系统的交流会,时远的事情我会尽快帮你安排的,好吗?”

时夏一愣,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院长好像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

她有点懵,但是还是应承下来。

“穿漂亮点,明晚7点,我在那边等你。”

时夏一边觉得奇怪,一边挂了电话。

她知道每年医院的环评,院长都很上心,于是很自然的把这场交流会想的很简单。

七点,时夏换了条淡色的连衣裙打车到了约定好的地方。

她按电梯上楼,才发现院长已经在楼上等她。

“时夏,来见见王总。”

时夏一愣,被动的接过院长递过来的香槟杯子,被称作王总的地中海脸上倒是带着笑。

“王总。”

时夏的声音冷冷的,透着疏离,明明素淡的一身连衣裙,却挡不住明媚的一张脸。

她长的很漂亮,王总满意的笑了笑,朝着院长的方向微微举杯。

时夏不明就里,她浅浅的抿了一口手里的香槟,院长又说要带她去认识几个专家,领着时夏绕着会场走了一圈。

她有点晕,试图撑着墙壁站稳,面前的人影却有好几重。

一双手扶上了女孩子纤细的腰身,那王总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满意的看着时夏纤长的脖颈。

时夏心里一瞬间警铃大作,她像是着了道,可是身上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她只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人拖着走,却无法反抗。

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时夏看着他朝着自己走过来。

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

邵景淮又救了她一次。

时夏脑子不清醒,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像是烧着一团火,她用尽力气想抓住什么冰凉的东西。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拂开时夏放在他脸上的手掌,面不改色的扛着女人娇小的身子往楼上走。

警卫员跟在后面,头也不敢抬。

“首长,那个姓王的已经处理好了。”

“嗯,去准备一身衣服。”

邵景淮的声音低沉,脚步飞快,警卫员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心里暗自觉得有点魔性,难道首长今天这是……开窍了?

他一时没动步子,倒是出于强烈的好奇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毕竟以前首长可是不近女色的。

时夏的手依旧不老实的往男人身上攀,邵景淮把她扔进浴缸里,视线紧紧笼罩着她。

警卫员的心都提了起来,这地方……首长的口味有点独特啊!

男人皱了皱眉,他猛地甩了甩头,暗道自己今晚可能真的不太正常。

这些年他什么样妖娆绝色的尤物没见过,却偏偏在今晚,对时夏这么个小姑娘起了感觉。

按耐住心底的那股邪火,修长的手指打开花洒,他打开冷水直接对着时夏的脸喷过去。

“……”

警卫员默默无语,关上门赶紧溜走。

时夏被冰凉的水猛地浇醒,她打了个寒战,朦胧的睁开眼睛。

面前的人看不分明,她眯了眯眼睛。

那媚眼如丝的神色对邵景淮的自制力简直是一种挑战,他忽然有点烦躁,看着浴缸里的半缸水渐渐沁透了时夏的连衣裙。

女孩子傲人的曲线影影绰绰,活色生香。

邵景淮下意识的别开视线,他一把关了水,转身出去,哐当一声甩上门。

时夏慢慢清醒过来,水已经冷透了。

她很快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的想站起来。

浴室里放着崭新的浴巾,竟然还有一身衣服。

她冻的牙齿打颤,赶紧拿过衣服换上。

是很奢侈的品牌,平时只在杂志上见过。

却是意外的合身。

时夏想了想,她要是还邵景淮这身衣服钱,可能需要一个月的工资。

 

《甜妻来撩:军少,轻点吻》小说是作家 邵景淮 的作品,不代表婉婷小说阅读网立场,喜欢阅读本小说请关注微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