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玄幻小说

追凰姬槿瑜司傲天小说 追凰by妃水水免费试读

作者:妃水水来源:编辑:婉婷小说阅读网2020-08-26 12:24:23

《追凰》是妃水水所著小说、主角司傲天姬槿瑜等。故事主要讲述前世被害致死,重生归来在复仇和感情之间抉择的古言爱情。

追凰小说正文

第一章 前尘 1

姬府就好像人间炼狱,杀戮就像永无止境。

姬槿瑜就跌坐在院子正中央,怀中抱着一对中年夫妇的尸体什么也不说。

鲜血将她身上那件原本洁白无瑕的裙裳已经染成血红!

浑浑噩噩之间她不知道这场杀戮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刀砍在她的身上!

突闻一道轻悠的脚步声,如同坐化一般的姬槿瑜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司离陌。”

司离陌向她走来的步子突然一顿。

姬槿瑜木然的抱着怀中的人,身子僵硬得一动也动不了,“司离陌,你来了。”

司离陌不语。

“你不说话我也知道是你!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明白!但我当真不敢相信我用尽全部去爱的男人有一天会亲手将我推下深渊!”姬槿瑜眼角划过一丝水痕。

“姬府通敌卖国,陛下有旨,一个不留!”那些对于姬槿瑜来说残酷至极的话就这样从司陌离口中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姬槿瑜放下姬仁夫妇的遗体,小心而慎重!接着缓缓站了起来。

她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迹突然笑了!

伸手猛的指向司离陌……

眼泪缓缓从眼眶中滴落下来,“司离陌,你怎么敢!”

“我有什么不敢!”司离陌心中那一抹酸涩突的一扫而空,再次低头看着姬槿瑜时眼中闪露一丝疯狂,“阻我帝王大业者都该死!姬家如此!你,也不例外!”

姬槿瑜突的大笑,“好一个不例外……

离陌,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离陌。从今以后,你我!形、如、陌、路!”

司离陌唇角带起笑容,“形同陌路?姬槿瑜!事到如今你都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说着不由无奈的笑了,“姬槿瑜,你太天真了!傻得可爱啊!如今我如何救你?我可以大赦天下的囚犯。但你姬家!必须死。”

姬槿瑜死死的瞪着司离陌,“司离陌!我为什么会爱上你?你什么时候变成了我这样陌生的样子!或者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你,是你装的太像,欺骗了我!!”

“姬槿瑜,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不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也是皇上的儿子!我是他第一个儿子。凭什么……凭什么我不受所有人待见!我也是龙子!外面那些人……”

姬槿瑜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突然觉得是那么陌生,眼前的人哪还有曾经的儒雅俊秀!一张脸上满是狰狞。

司离陌也不管姬槿瑜,只是一张脸充满着怒意,“外面那些人凭什么!他们是臣!我好歹也是皇子!怎么轮得到他们来奚落我。我不服!”

说着司离陌突的逼近姬槿瑜,伸手抓住她的双肩,将人一把带向自己的怀中。

他凑近槿瑜的耳畔,“槿瑜,对不起!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你父亲不支持我,他不支持我……既然他不配合,我就只能出此下策了!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说着司离陌突的如同癫狂一般猛烈的摇晃姬槿瑜的双肩,“槿瑜,如今只有姬家死了,你死了!才能成就我的大业啊槿瑜!”

姬槿瑜猛的挣开束缚,曾经那般清透的眼睛此刻布满黑黎,“你把我当成你的绊脚石?司离陌!!你的良心被狗给吃了!”

“你忘了是谁不顾家人的反对就是死也要帮你!忘了是谁连女子最诊视的名节都舍弃了!忘了你的今天是谁给你的?”

“是我自己!”司离陌一双眼眸布满血丝……

第二章 前尘 2

“我的今天都是我凭自己的本事挣来的!你姬槿瑜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如果我不是那样温文儒雅,你没有爱上我,你姬槿瑜会心甘情愿的帮我吗?所以……这一切和你没有关系!都是我凭本事挣来的。”

“呵,是啊!让我死心塌地的爱上你是你的本事!我为了所谓的爱情连自己和家族都推下了深渊!这是我自己没本事!”姬槿瑜笑了,不知何时眼泪以止,为这种人……不值!

司离陌突然笑了,笑得一如从前的温柔。此刻姬槿瑜却觉得这就是一条毒蛇!

“姬槿瑜!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爱我吗?不是说为了我成就大业你愿意舍弃一切?既然你这么爱我,如今就再帮我最后一个忙吧!”司离陌一如从前那样温柔的看着她,嘴里说的话却让人遍生寒骨,“那就死吧!嗯?”

姬槿瑜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接进疯狂的司离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就是她用一切去爱的人啊!

她竟然为了这么一个人让姬府三百多口人命来陪葬……司离陌伸手一挥,立刻就有人端了托盘过来,托盘上面托着一个精致的酒壶和杯子。她亲眼看着这个她爱惨了的男人那般急切的给她倒下毒酒。

司离陌端着杯子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姬槿瑜,“喝,喝啊!你放心,会有比你更加适合的人来照顾我的,你放心的走吧。”

“什么意思?比我更合适的人!她是谁!”姬槿瑜不可思议看着司离陌,这一刻,她发现自己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眼前这个男人,“她到底是谁!!”

“是我呢。”一个一身洁白长裙的温婉女子缓缓走了进来,站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姬槿瑜亦若惜两眼弯弯,笑得十分美丽,“是我啊,姬大小姐!哦,不!

你为了离陌哥哥已经嫁给那年过半百的先帝陛下了,我应该尊称你为姬贵妃才对!”

说着女子凑到了姬槿瑜的耳边,“对了,我和离陌哥哥听说你把那老头子拿捏得死死的呢!

我特意去问了那老不死身边的长富,听说姬小姐伺候人还挺有一手呢!想不到啊……姬府这样的名门竟然出了你这样的贱人!”

司离陌温柔的望向不远处的白裙女子的背影,“惜儿,你怎么来了!”

亦若惜眉目间从刚刚的狰狞立刻变得温柔体贴,转头看着司离陌的眼神能化出水来,“当然是来看离陌哥哥你的啊!不过这儿……我……!”

只见司离陌立刻担忧道,“对不起,惜儿,让你担忧了,你先出去,这儿晦气,别脏了你的裙子。

乖!出去等我。”

亦若惜温顺的点点头。

姬槿瑜立刻向亦若惜扑去,“贱人!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槿瑜的指尖还没我碰触到那抹洁白就被司离陌抓住了手用直接掰断了她的手骨。

“姬槿瑜你是个什么东西,当着我的面也敢对惜儿动手!”

司离陌冷眼看着地上的人,眼中有些嘲讽,“惜儿她救了我!没有惜儿如今我哪儿还有命站在这里,她不比你爱我少,她甚至在我奄奄一息最绝望的时候救过我的命!我承诺过她会一辈子爱她。”

说着,司离陌伸手轻柔的抚着姬槿瑜苍白的脸庞……这种感觉让人觉得他捧着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但是……

司离陌:“我不能对不起她。”

就在姬槿瑜对他还存了幻想之时,男人说出的话却如同冬日里给她泼了一盆凉水,冰寒刺骨!

司离陌接着道:“所以,姬槿瑜,我就只好对不起你了……”

此刻姬槿瑜只觉得他疯了,司离陌已经疯了!彻底的疯了……若不是疯了,怎会说出如此没有丝毫人性的话!

“哈哈哈哈……”姬槿瑜仰天大笑。

尽管眼泪止不住的掉,她依旧在笑!

槿瑜看向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司离陌,你说得没错。你将我摸得还真是透彻,我爱惨了你……而你!竟要亲手送我下黄泉吗?”

司离陌没有回答,端着那小巧精致的杯子向她一步一步走来,“槿瑜,如今你逃不掉的……还是乖一些的好~!否则我可真不介意亲手喂你。”

说着司离陌将手中那精美的杯子送到姬槿瑜的眼前,“喝了吧。”

姬槿瑜的眸子突然滴出了血泪,“司陌离,我有多爱你此刻就有多恨你。我恨你!

我以姬府惨死的三百多口人为媒介,我愿以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受尽万般苦楚为代价!只求你们两个奸夫淫妇不得好死!

如有来世,我姬槿瑜定当手刃你们两个畜生为我姬家三百多口人报仇雪恨!!”说着姬槿瑜一把夺过杯子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姬槿瑜永远不会忘记!

在那个夜晚,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她永远忘不掉那温热的鲜血溅在她洁白无瑕的裙裳之上,缓缓浸透她全身的感觉!

最后,她也缓缓倒下……一身被鲜血染透的红裙如同一朵盛开曼莎珠华,美丽!

却带表着生命也随之走到了尽头……

第三章 重生归来

姬槿瑜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穿着那无比熟悉的白裙!身在曾经的闺阁……那裙子的颜色差点儿灼痛了她的眼!

姬槿瑜无比确定这里就是千金阁。

不过她为何会在这儿?一双眼睛中充满着迷茫。

难道,难道真的是老天爷给她的恩赐吗?老天爷也觉得她命不该绝吗?

姬槿瑜一双眼睛流出了激动的泪水,“沧萍!沧萍,沧……”

姬槿瑜就要拉开阁门却不想门从外面推开了,“槿瑜!”

沧萍见姬槿瑜站在自己面前还有几分不可思议,“这么快就醒了?那老头不是说你很难醒过来了吗?好啊,居然敢骗我!”

说着又将目光放在姬槿瑜身上,“你没事儿吧!快躺着去,你这身子有些虚。”

姬槿瑜看着面前青色衣裙的女子道:“沧萍,今天是多少……沧记多少日子?”

沧萍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姬槿瑜,“我说你别是被毒傻了吧!要真傻了,我……就太对不起你了。”说着还伸手摸了摸姬槿瑜的额头。

槿瑜将额头的手拂开,眉头微瞥,眼中有几分狠戾,“毒?”

这个字让她想起了司离陌!

这个抄了她的家、灭了她九族的人。

沧萍将姬槿瑜扶到床上才细细道来,满怀愧疚道:“你忘了!我偷偷带你去郊外结果你为了救我被蛇给咬了。”

说着沧萍飞快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槿瑜,不该带你去郊外……”

姬槿瑜想起来了,在她及笄的前一个月她缠着沧萍带她出去玩儿,沧萍就带她去了郊外……被毒蛇咬过后沧萍不知道怎么把她救了回来,她连及笄礼都错过了!直到几天后才醒的……姬槿瑜有些不敢置信,睁大着眼睛看着沧萍,“沧萍,你……你去把镜子给我拿来。”

沧萍有些楞,不过见姬槿瑜脸上的不对劲她也没耽搁,立刻就去拿镜子。

当姬槿瑜看到镜子里的人,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整个人都几近癫狂,不由得喜极而泣!

“我……我,我又回来了!”说着伸手去触碰镜子中映射出的稚嫩容颜。

这张脸是多么熟悉啊,幸好!幸好啊……等姬槿瑜冷静下来突然想起,“等等!

我的及笄礼……”

沧萍哪里看不出来姬槿瑜的意思,“本来是说要将半个月后的及笄礼取消的,既然你现在醒了那及笄礼自然照样举行。

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躺着!我去告诉老爷夫人你醒了。”

说着沧萍也不管姬槿瑜如何了!径自就跑了出去。

姬槿瑜坐在闺房仔细思量着自己的从前……

想着想着她就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婚事上!

如果没有记错,她其实是有未婚夫的。

那人是战王府的三王爷司傲天!

司傲天因为年少时的一场战事而毁了容、残了腿,听说性子也是极为暴戾残忍……前世她因为早就与司离陌暗许芳心,在后来补办的及笄礼上当众宣布要同战王府退亲!

她记得那天司傲天也来了……

退婚这件事做得太过鲁莽。

父亲虽然没有责怪她的擅做主张,但也因此得罪了战王府,惹来了一大堆麻烦。

着实是让父亲焦头烂额了一阵子……

因此她还曾经恨过战王府。

但最后姬府被司离陌陷害通敌卖国却只有战王府站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

虽然最后姬府被灭战王府没有伸出援手,但就为了那一句话她也得感恩!

就算战王司傲天腿已残、容已毁!但是曾经也是沧辰的战神,她当众退了战王府的婚就是当众打了战王的脸!

而最后却只有他为她姬府说话,这足以证明这司傲天也不尽是如传闻中的暴戾狠毒。

懂得明辨是非,一双眼睛自有思量的人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司离陌就温润如玉,而结果呢……而且这离及笄不久了,前世就是她及笄没几天宫里就来人宣旨要纳她入宫!若是她不嫁给战王届时她会很麻烦……左右她会嫁人,嫁给别人不如嫁他!

姬槿瑜心中拿定主意,半个月之后的及笄礼上她要当众宣布与战王府的婚约。

她要嫁给司傲天!

……

在她思量期间房门被推开,一对样貌不凡衣着华贵的中年夫妇走了进来,男的一身青色袍子显得温润如玉,妇人一身简约的蓝色裙裳温婉大方。

妇人看见坐在床上的姬槿瑜眼中带着笑意,但不难看出妇人眼底的那抹担忧,“槿瑜,你可醒了!若是再不醒我和你爹都要担心死了。”

第四章 残了我也要嫁给他……

姬槿瑜看着眼前这一幕立刻收回了她的思绪。

“母亲!”不难听出姬槿瑜的声音都激动得颤抖。

看着蓝玉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眼泪缓缓从姬槿瑜的眼眶中掉了下来。

姬槿瑜伸出一只手想触碰,但又不敢,她生怕眼前这一切只是幻觉!

蓝玉几步就上前握住了姬槿瑜那微微颤抖的手,眼中的担忧更加显著,“怎么了?槿瑜什么时候也会对着母亲哭鼻子了?还当这是小时候呢!”说着蓝母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姬槿瑜蓄积已久的眼泪彻底的阻挡不住。

无论蓝玉和姬仁夫妇如何安慰,姬槿瑜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似的掉个不停!

久久才缓了过来。

“爹。”

槿瑜捏着手绢擦拭泪珠,“我记得我好像和战王府有门婚约?不知是定在什么时候的?”姬槿瑜问道。

姬仁突然严肃起来,缓缓点头!

他以为自己女儿是不想嫁去战王府,蓝玉以为也是。

“这门婚约是你爷爷同现在战王司傲天的爷爷老战王爷定下来的,不过如今定下婚约的两个老人都仙逝了。

你若是不想嫁给战王那我们就不嫁,改日就如战王府把亲事退了将婚书拿回来就是。”

却不想姬槿瑜听了缓缓摇头,“不,母亲。过不了几天我就及笄了,我只是问问婚书上的婚期定在多久,我好早做打算。”

蓝玉和姬仁夫妇对视一眼,由姬仁开口道:“你的意思是……”

姬槿瑜微笑着点头,“是的,我要嫁给他!”

姬仁虽然很欣赏自己女儿的决定,但也不由为她担心,“槿瑜你可想好了?如今的战王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惊才绝绝、肆意洒脱的少年郎了……”

姬槿瑜打断姬父的话,“如今的战王不仅毁了容,还有腿疾。有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不可能像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照顾我是吧!”

姬仁:“你……”

姬槿瑜认真道:“父亲、母亲,我想清楚了!”别说战王如今只是毁了容、伤了腿只能做着轮椅,就是他躺在床上不能下床这辈子我也要嫁给他!

一算是报恩,二则:她若是不嫁战王那就得入宫……说着,她脸上扬起笑容,“无论战王如何我都是他的未婚妻。

这是爷爷定下的亲事,我记得爷爷小时候可是非常疼我的!爷爷不会害我。”

蓝玉也十分担心,“可是战王……”

姬槿瑜拍拍蓝玉的手安慰道,“他有腿疾又如何?我没有腿疾,我可以推着他走遍他想去的所有地方。”

“他长得俊俏我自然高兴,但他没有了容貌又如何?左右我也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

“他不在惊才绝绝又怎么样?左右战王府还有我这个沧辰第一才女。至于幸福……”

姬槿瑜突然拉住姬仁和蓝玉的手,“父亲母亲还在,姬府所有人都还在!如此我就很幸福了。

至于战王的性格……爹娘应该听过传言不可尽信的道理。”

姬仁:“我也觉得悔婚的行为不太妥当,本想着你若不想拼了这张脸不要也会亲自去退婚……如今你如此想,为父甚为欣慰!”

姬仁看着刚醒来的女儿,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蓝玉微瞥的眉心透露出了她的担忧。

姬槿瑜拍了拍蓝母的手背,“母亲可别忘了战王的腿是如何伤的。”

蓝母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女人,心性也开阔。

想起年少的战王一袭华服俊美无涛,一身战袍加身退了蛮荒的大举进犯……他如此一心为国,如今伤了腿再不能打仗、走路再看看世人是如何对他的,蓝玉不由心生不忍。

蓝玉抬眸对上女儿坚定的眼神,又看看自家夫君……姬仁冲着蓝母微微点头。

罢了,蓝玉舒了眉间那抹忧愁,“婚姻大事,你自己做主就好。”

——

在姬家人不知道的地方,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那女人真是这般说的?”

“回主子,是的。”

这是一间装饰简单素雅的书房,书房内坐着一个身着玄色窄袖的男人,男人随意的倚靠在那里,修长白皙的手指之中把玩着一个白瓷茶杯。

他面带金色的鬼面,那露出的眸子里却是含着丝丝浅淡笑意,他微垂了眉眼,微醺道:“姬槿瑜吗?有意思……”

男人的声音很动听,但若是仔细的去看,就会发现他这般随意倚靠的地方,并不是普通的椅子,而是一张木质的轮椅……

 

《追凰》小说是作家 妃水水 的作品,不代表婉婷小说阅读网立场,喜欢阅读本小说请关注微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