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玄幻小说

作者:来源:编辑:婉婷小说阅读网2020-08-26 12:23:42

弱水作者所著小说《夜凉如水映明月》、主角是兮若和焚心。故事主要讲述了曾经的温柔教主,到如今却变成了霸道腹黑,曾经那个翩翩少年,如今早已长大,他们的一场仙侠爱情,经历了几世的纠缠,到最后又会是怎么的结局?

小说正文

第一章 佳人一梦入仙山

东海有水,名为沧溟,沧溟之畔,仙山九重。

九天之上,一位芳华绝代的仙子,神色哀戚的望着下方一处浩瀚沧海,就那么凝望着,久久不语,一滴晶莹的泪珠儿悄悄落下。

这泪珠儿离开了仙子的眼眶,就这样飘飘扬扬从天而降,缥缈,迷茫,盈满哀伤又充满希望。片刻之后落在那浩瀚无边的沧海之中。

珠落,缘起。

顿时仙雾缭绕,烟气升腾,紫光冲天,三界震颤。

此刻沧溟之中惊涛骇浪,暗流汹涌,漩涡中,慢慢出现一身影,身姿曼妙,仙气飘飘,清丽无双。水底,一男子沉睡其中,男子胸口处突然开始跳动,一下,两下,三下……沉睡了数万年终于有了心跳。终于,睁开双眸。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谁动了我的心呢?男子翩然飞起,想要去看一看唤醒自己的是何人。

水面上,一女子盈盈而动,翩翩起舞。烟波里看不清女子容颜,但觉一身气质清丽无匹。男子飞身上前,伸出手,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总是差那么一点就是触碰不到。缥缈,女子若无旁人,悠然自在,翩然飞舞,于是乎一个追逐,一个嬉戏,几次三番的追逐依然无法触及心中的神女,男子不禁停下脚步,开口吟道:

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霞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霞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洄从之,宛在水中沚。

女子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向男子。男子迎上前去,女子并未躲避,这一刻终于看清了女子的容貌,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玉骨冰肌称无邪。

那清澈如婴的眸光深深望进心底,激起无数涟漪,死寂的心湖终于波涛汹涌,不受控制的狂跳,终于等到你了。

不知不觉伸出双手抚上面前的倾世绝色,低头覆唇。一吻天荒。

如梦似幻般的景象令重明帝君如痴如醉,明知此刻是在梦里仍是不愿醒来。但是好梦由来最易醒,梦里佳人如玉,醒来空余相思。口中却喃喃“水水,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

星辉居

兮若坐在秋千上,一边吃着鲜果,一边荡着秋千,来到这里三年了,每天就是修炼,修炼,委实无聊,不如出去走走?心动不如行动,一个变化,兮若就不见了。

天空海阔,江山如画,外面的世界果然清新可人,但是兮若心中没有心情欣赏,原因无他,只怪自己学艺不精,接着水遁居然差点被水淹死。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随着呼声落下未久,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仙界某处水畔

一个俊俏少年正在水边垂钓。眼见水面有些微波,面上浮上喜色,收杆,随即皱了皱眉,什么大鱼,居然拉不动?不禁站起身来,用力一提,却被露出水面的“大鱼”吓了一跳。

哇哇哇,居然是条美人鱼。少年急忙上前将美人鱼抱在怀里,来到岸边,随手一挥,变化出一张软垫,将美人鱼放在上面。看着美人鱼浑身湿漉漉的,又昏迷不醒。

又使出仙法烘干了美人鱼的衣服。趴在一旁细细看来,好像不是美人鱼啊,明显是个凡人,样貌嘛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之色。

可是她为什么会在水里出现呢?是自尽?还是被人扔进去的?谁这么狠心对一个弱女子下这么狠得手。一时间少年心里转过无数个念头,也是无果。还得等美人醒来问问才行。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大手伸出,为美人注入仙力助她苏醒。少年方一停手,兮若便悠悠醒转。

“美人,你醒了?”兮若睁开眼睛就看到上方出现的男人脸庞,不经惊叫,这一天天的,怎么这么多惊吓。兮若坐起身来,这才想起自己方才落水的事情,“是你救了我吗”

“你看此地除了你我之外,还有何人?”

看着自己这一身狼狈 ,一时抑制不住哭了起来。

“哎呀,美人你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就哭了呢?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兮若也不说话,就这样哭了一会,又听得那少年在一旁聒噪,“好好的一个美人不多笑笑,为什么总爱哭呢?”

“你是谁呀?这里是哪里?”少年见美人不哭了,立即笑眯眯上前一步道“这里是空灵山,我叫墨颜。你一个凡人是怎么会出现在这的?”

“我也不知道,前一刻我还在……说到这里顿了下来。”我能说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吗?我能说自己学艺不精 差点把自己淹死吗?忍不住猛摇头。

墨颜不禁扶额,这丫头该不会水喝多了,傻了吧。“我可救了你哦。是我从水里把昏迷不醒的你救上来的。”

兮若抬头“水里?昏迷不醒?”

“是呀”,少年答道,“我在这钓鱼,居然钓上一条美人鱼。美人,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说吧,要怎么报答我?”兮若囧,“将来有机会,我一定报答。”

“好,那我可记着了。” 少年笑着说了这句,又一脸疑惑,“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兮若一个白眼过去 :“你才想不开呢!”

“是谁这么心狠手辣,连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都下的去手。告诉我,我去给你报仇。”

兮若小脸一红“算了,也没什么的。”

“哇,不愧是美人,连心都这么软。连仇人你都要放过。”

“美人你家在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我的家很远。”“那你来这里是想修仙的吧?”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呢?兮若不禁问自己,来到仙山三年了,还是什么都没学会 。

“美人不要难过了,以后跟着哥哥一起,哥哥保护你,再也不让别人欺负你。”

“谢谢你,我叫兮若。”

兮若,真好听啊。“兮若啊,跟哥哥走吧,哥哥带你修仙去。”

兮若皱眉,怎么一个个的都要带自己修仙呢?

“入乡随俗嘛!这里是仙界,自是人人修仙啊。”墨颜说着,见兮若兴趣不大,又道“修仙其实蛮好玩的,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学会仙法,别人想要欺负自己就没那么容易了。”说着,拉着兮若的衣袖,让他跟着自己。

沧海浩瀚,辽阔无疆。一去数万里,占据整个仙界一半之广。沧海源头,仙山耸立,云雾缭绕,一重重绵延千里之外。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 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墨颜,我想去水面上”墨颜哈哈一笑,这丫头不谙水性,又偏偏爱好戏水。想来这结印之术肯定也是不会的啦,抬手间,只见水面上便出现了一座水桥。

兮若欢快的走了上去,“这里真的好美呀”

心中不禁暗暗称奇,好像走在平地一般,踏水而行,鞋袜却不湿。迎着微微海风,在这水天之间,烟雾升腾,美人翩翩起舞,真是人间仙境,好一幅丹青画卷,沧海烟波渺,美人不染尘。

九重仙山里长天殿里,一位白衣神君看着眼前幻境里出现的景象,正是兮若在水上嬉戏的画面。

此时,海面上忽然风雷涌动,雷鸣电闪,一片黑压压的阴影。墨颜脸色一变,赶紧把兮若护在身后。怕是魔教的人来了。

“美人,跟哥哥玩玩吧!”猥琐的调笑声不堪入耳的传来,兮若一听,不觉一阵恶心。“何方妖魔,出来受死。”

“何方妖孽在此放肆?” 墨颜温润如玉的脸上化出愠怒,到底是谁,敢扰了兮若,扰了自己欣赏美人舞姿的兴致。

霎时,出来一个一身黑袍,形容猥琐的魔物,此人乃是魔界魔君的第三子琅翼,生性好色,身后乌泱泱一众小妖。

墨颜一看,挥剑而出,直击琅翼面门。这一击若中,琅翼小命定然不留,可这琅翼虽是好色之徒,也不是无用之辈。身形急速后退堪堪躲过,两人瞬间厮杀在一起,墨颜也是一方君主,仙法神力岂是区区魔界一个三流魔王可比,不出片刻胜负已然揭晓。

“上,给我把美人抓过来。”琅翼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比吃了屎还难看,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墨颜的对手。对着身后一众手下喝到。

还是抓了美人赶紧撤吧。回到魔界,墨颜就是再厉害又能奈我何。想到这里脸上又露出猥琐的笑。

双拳难敌四手,饶是墨颜也是瞻前顾后,小妖们看出了墨颜的顾忌,便兵分两路,几个人冲着兮若去了。

兮若现在只是个娇滴滴的凡人,啊,不,是个娇滴滴的美人,举止优雅,跳跳舞还可以,论起武功仙法实在 羞于启齿,仙法用时方恨少啊。

此刻看到几个小妖向着自己靠过来,一时有些心慌。眼看着有个小妖伸手就要抓到自己了,兮若吓得大叫一声,却见一道火光扑来,那个小妖瞬间就化为飞灰。

兮若扭头一看,就看见一个长相异常俊美非凡的男子。身穿黑袍,立于空中,周身漾着火光,说不出的威风凛凛。

第二章 深情帝君在九重

听得他淡淡开口“冒犯神女,该死。”随即又一挥手,火光飞出灭了另外两个小妖。

这人一出手,魔界一众小妖都吓坏了,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这么厉害,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就算是九重仙山的重明帝君,几万年来杀伐果断,无人敢犯之外,还有哪一号人物有此手段啊,一出手就让对手灰飞烟灭啊,看清楚啊,灰飞烟灭啊,特么的灰飞烟灭 啊,谁还敢上前啊?

墨颜飞奔到兮若身边,“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兮若嫣然一笑,“我很好,多亏了这位先生。”

“哈哈哈,原来是你 ”

焚心看也不看墨颜一眼,只是望着兮若,兮若感觉一道视线一直缠绕着自己,不禁小脸一红,微微扭开了头。

墨颜见焚心凝着兮若,不知怎地,心下不悦。“看什么看 ,没见过美女吗?”

焚心走到兮若身边说道“你叫兮若?真是佳人如玉,温柔如水啊!”忽然倾身在兮若脸上啄了一口。

“冒犯你的人通通该死”说完就走向魔界一众人等。冷眼一一扫过,挥手,火光一片,所过之处,一片飞灰,琅翼大惊道“你不能杀我,我是魔君三子,你杀了我就是得罪了魔君,魔君不会放过你的。”

“魔君是吗?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不放过我的。”接着火光闪闪,连一点哀嚎之声都没有,魔界一众妖魔鬼怪连着琅翼统统化为飞灰。

“好你个焚心,居然敢轻薄我的美人?”墨颜面色不善给了焚心一拳。

“谁的美人 ?可不是你说了算。”眼前这个男人浑身火光,双眸确是冷冽肃杀。 “帝君请二位听涛阁一叙。” 说的是请,却没有请的意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所谓的人间仙境不过如此吧。

听涛居顾名思义,临水而建,碧波涛声一片。殿中仙人长立,正是重明帝君。

“水水,你终于回来了。”重明喜不自胜,语带哽咽道。

世人不知重明盼这一天盼了多久,几万年无一日不想,今日得偿所愿,又恍若梦境。兮若看着眼前天神一般的男子,面容英俊,身姿英挺。

这就是九重仙山最高的统治者重明帝君吗?真不愧是神人之姿啊。

比自己见过的那些凡人男子不知道帅过多少,真是云泥一般的差距,虽然自己也没见过几个男子。

突然发现这个天神一般的男子离的自己很近,近到呼吸间都是对方的鼻息。

从未与男子如此近距离的兮若脸红不已,急忙后退。可没想到这一刻腿脚都不听使唤了,一个踉跄向后倒去,重明伸出手拖住,这下子把兮若抱了个满怀。

兮若眼看要跌到,双手伸出,自然的抱住了重明的脖子。一抬头唇瓣便擦过了重明的嘴唇。

这下子脸更是红的不得了,急急松手退出重明的怀抱。重明也是很惊诧,手指抚上唇瓣,想要抓住那惊鸿一般飞掠而去的温度。

“重明兄,许久不见,你怎么就成了一个登徒浪子?”墨颜气恼不已,这两兄弟像是没见过女人一般,个个见到兮若不是搂就是抱,居然还亲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殿内一时无语。

兮若终于回过神来,不自然的咳嗽一声道“你是谁?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我是你的重明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哥哥?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也没有人告诉我我有一个哥哥呀?”

兮若疑惑道。重明温柔一笑“我不是你的哥哥。”兮若眉头一挑,你在耍我吗?

听得重明继续说道“我是你的师兄,你从前都叫我重明哥哥的。”

兮若又蒙了,“你到底是谁呀?我根本就没有师兄,也没有师父,更加没有见过你。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重明迟疑道“这里是仙界,我是神仙,你曾经也是,你是我的师妹,因为一些事情你受了伤,流落凡间,现在成了一个凡人。”

“真的吗?”兮若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活了十八年,突然有一天有个神仙告诉自己,其实自己也是一个神仙,那种感觉真的太奇妙。

尤其自己刚刚还抱住了这个长得特别帅气俊美的男人。重明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还可以变成神仙吗?”兮若问道。

看着兮若秋水般的双瞳直直的望着自己满眼期待,感觉心都要化了。“当然可以,我度仙气给你,再加上修炼,假以时日就可以飞升上仙。”

“度仙气?”兮若更是睁大了双眼。

重明又笑,“是的,仙气可以度给你。”说着又上前抱住了兮若,低头,眼看就要吻上,兮若脸红跳开“你干嘛?”

“度仙气!” 重明再次上前捧住兮若的小脸,低头吻了上去。 兮若呆愣不已,又看到男人居然在亲自己,又羞又气,一把推开重明,口骂流氓躲在墨颜身后。

是可忍孰不可忍,管他什么帝君不帝君,墨颜上前一掌打在重明胸口。重明一时不防,跌倒在地。“还请帝君自重。”

“墨颜兄休要动怒,此间事说来话长。”命人先带着兮若去了客房才对墨颜一一道来。

兮若随两名仙娥去了不远处一座院落。院中红枫似火,很是好看。树下翠绿色的树藤秋千,秋千旁边的石桌石椅上摆着各色的仙果。

仙娥领着兮若进了内室,屋内陈设应有尽有,好像原先就居住着女子似的,水蓝色的纱帐,云霞锦缎薄被。各色绫罗衣裙,梳妆台上的各种首饰。这一天下来确实累了,兮若就躺下休息了。

想起方才兮若的惊慌,重明微笑摇头,自己的情不自禁吓坏了她吧?现在人已经找回来了,就不急了,一切都慢慢来吧。度仙气一法只好暂时搁置了,要想其他简单可行的法子了。

不知不觉间三日过去,兮若坐在院中秋千上轻轻晃着,嘴里吃着不知名的果子,遥望着远处的蓝天。

不知道那天帝君对墨颜说了什么,墨颜只交代了自己几句就离开了,要自己先在这儿小住一段时日。

说起来自己与墨颜也并不相熟。初见时他救了自己,又处处维护自己,像一个哥哥那般。

自从来到这儿的第一天见过了那个自称是重明哥哥的美男之后,自己每日里都是优哉游哉的度日,院中景色虽美,终是方寸天地,很想出去走走。

重明进入院中就看到秋千上凝望蓝天的小女子,笑容爬上脸颊。忙碌了几日没来看她,今日带她出去转转。

“兮若,这几日住的惯吗?”“挺好的,你这院里风景不错。”

“住的惯就好。今日我来带你四处转转,熟悉一下仙山九重,可好?”重明笑着走向秋千,扶着兮若下了秋千。

兮若嫣然一笑,跟着重明信步闲庭。奈何这仙山实在太辽阔,没一会,兮若就走不动了。

重明一手揽住兮若腰肢,腾空而起,两人便已在空中。

重明招来一片云,放下兮若,兮若方站定,低头一看,九重仙山变得离自己很远很远。突然发现自己站在很高很高的空中,不禁一声惊叫,同时紧紧抱住了重明的腰身,闭上了眼睛。

看兮若紧紧地抱着自己害怕的模样,重明心里的保护欲满点。

轻抚着兮若的肩背,在耳畔轻柔的安慰道“别怕,重明哥哥护着你,不要怕!

我们现在云端,从这里看下去,仙山美景尽收眼底。”

兮若慢慢睁开双眼,双手还是不敢放开重明,虽然景色确实很美,但现在心里的恐惧已经盖过了一切。

重明无奈,只好搂着兮若缓缓降下,直接落在了听涛居殿外。

久久,兮若睁开眼睛,发现终于回到了地面,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抬头发现自己居然被重明紧紧抱在怀里,而自己的双手还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腰身,不禁是又羞又气,立马放开双手后退一步。

“讨厌,老是抱着人家干嘛?”重明:“可是你先抱着我的。”听到重明这话,兮若又怒道“还不是怪你,谁要你带我飞那么高?”

“我也是怕你闷了,想带你出去转转嘛!”

兮若一个白眼“出去转转怎么会到了天上呢?”看着气嘟嘟的兮若,重明怜爱道“我错了,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你会那么害怕。”本来想带着兮若去云中漫步的,结果……要赶紧让兮若恢复上神才行。

听到重明道歉,兮若马上没了怨念。重明正色道“兮若,跟我修炼吧!等你飞升上仙,这些飞天之术,你便可运用自如,不会害怕了。”兮若一听,心道有点意思。两眼一闪,俏皮问道“修炼有什么好处?”

“这好处可多了。不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还能长生不老,永葆青春。凡人一生不过百年,神仙却可以千万年不老,修炼至化境更可不死不伤。”

“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嘛?就是寿命长了一点而已嘛”重明哑言失笑,的身份是多少人神仙梦寐以求而不可得啊,居然对兮若毫无诱惑。

第三章 闭关修仙有灵泉

就算是现在,在一重山,芸芸众生想要窥得这法门,终其一生也是毫无所获。

“除却寿命之外,还有很多仙法仙术,更有变化之术。”重明说着手指一弹,漫天花雨洋洋洒洒,美不胜收。

兮若抬头看着这漫天花雨,喜不自胜,不禁随着落花旋转起来。

花香浮动,不若伊人一丝清香。重明真没想到,一场花瓣雨居然看到如此开心的兮若,如此的美景……这个好,这个好,我要学这个。兮若开心不已,若是学会了仙法,肯定还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吧。思及此转身说道“嗯,这个不错,你是怎么变出来的,可以教我吗?”

“这只是入门的很简单的仙法,我们先从修炼开始吧。” 重明就这样哄骗着兮若跟着自己修炼了。

星辉居

“禀教主,各处都已经找过了,没有发现圣女踪迹。”

夜潜龙大怒,“一群废物。继续去找,哪怕把整个九重反过来也要给我找出圣女。若是圣女遭遇不测,不单你们性命不保,连同你们的九族我一同诛灭。”

兮若突然失踪,夜潜龙惊慌不已,兮若法力低微,若是被坏人掳去,只怕是凶多吉少啊。兮若你到底在哪里?千万不要有事啊!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打坐,聚气,背法决。半日过去,兮若啪一声,把书本合上,丢在案上。

“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学了。”重明无语笑道,“小丫头怎么一点耐性都没有?修仙修仙,不修炼怎么成仙呢?”

“重明哥哥,应该有速成的法门,对不对?”听得小丫头突然唤自己重明哥哥,重明心底轻颤,几万年了,终于又听到这句了。

我的小丫头,回来了。重明眼底湿润一片,上前轻抚着兮若的发丝,温柔道,“是有速成的法门的。”反手一挥,殿门关闭,搂着兮若瞬移至大床上。

兮若呆呆的看着目光温柔如水的重明,那眼里的深情快要将人吸进去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溺。连自己躺在床上都不知道。重明伏在兮若上方,张嘴,对准了兮若,一缕仙气缓缓注入兮若口中。

久久,兮若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重明,拉过被子蒙住自己。

讨厌啊,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到床上来的啊,真是羞死人啦。

这个男人怎么老是占自己便宜啊。重明怕兮若闷坏了,忙拉开被子。

看着脸蛋红的像火一样的兮若,真真是爱怜无限啊!“乖,不要害羞,我是你的重明哥哥,你未来的夫君。我只是度了一些仙气给你,既然你不想慢慢修炼,那我就用速成之法助你成仙。”

“未来夫君?”兮若诧异道。我怎么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

看着兮若疑问的眼神,重明解释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是你的重明哥哥,你是我的师妹,你受了伤,变成了凡人。自然也不记得我们的婚约了,对吗?”兮若自觉地点头,真的不记得了。“现在你回来了,我们找个时间把婚期定了吧?”

兮若惊道“不好吧?我 ,我都不记得了,而且我们也没认识几天啊?这也太快了吧?”

重明又道“我们曾经可是陪伴了几千年啊!”虽然我知道现在的你确实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对你的心,真的不能再等了。几万年的相思在你回来的这一刻,就在现在这一刻,你红着脸躺在我床上的这一刻,全部爆发了,我如何控制得住。

爱恋如同洪水一般向我袭来,将我淹没,你是那唯一的方向,我义无反顾的向你靠近。靠近在靠近,直到唇与唇贴上,再无一丝距离。

兮若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断地向自己靠近,温柔的亲吻着自己,心跳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咚咚的,砰砰的,像是海浪在拼命翻涌,双手抚上胸口,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好像感觉自己变成了那江河,心跳就像浪花,疯狂翻涌,拍击着岩石。重明猛地睁开眼睛,怀里的小女人不见了……兮若,你在哪里????

九天之上 无殇宫

无殇上神看着琉璃镜中影像,看着重明帝君和兮若之间种种,黯然神伤。“无殇,忘了他吧。”焚心心疼道。

“我也想,可是我做不到。” 明知道他心中只有那个小师妹,她就有那么好吗?几万年了,你还爱着她?心中凄苦,我不美吗?我不好吗?你就不能看看我吗,为她如此执着吗?

焚心从背后抱住无殇沙哑道:“够了,几万年了,你为他付出的太多了。他实在不值得你对他那么好。”数万年前,仙魔大战,兮若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众生灵 。

虽然最终邪不胜正,败退而出 ,仙界也是元气大损。重明更因为兮若的死,沉睡沧溟之底。这一睡就几万年。众仙都以为重明一直闭关未出。无殇更是每日凝望沧溟,只盼着重明能体会自己的一往情深,这一等就是几万年。

无奈之下,只好耗尽自己半生修为,逆天而为,使用禁忌之法,复活了兮若。

心碎的是,兮若刚刚重生就牵动了重明万年死寂的心。多么讽刺啊,用尽一切心力,却还是爱而不得。

“让我再试一次,我要亲自听他说,否则我无法放手。”看着眼前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儿,焚心温柔安抚“我等你,我永远陪着你。”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望穿秋水,只为等待意中人 那柔情的目光停驻在自己身上。

重明取出净水镜,施出少许仙法,镜上出现幻影,兮若坐在一处泉水旁。小丫头,本能还在嘛,不愧是水中仙子。变化间重明已经带回了兮若,交代仙娥给她沐浴。

重明告知手下清羽,要闭关一个月,仙山事物交由几位长老暂代。

沐浴过后,重明唤来兮若,带她去了一处禁地。此处乃是九重仙山至高机密,除了重明本人之外,无人得知。

所谓禁地,其实是一处泉水,只是此泉非彼泉罢了。重明带着兮若行至泉水跟前,对兮若道,下去吧,“干嘛,刚刚才沐浴过,让我下去做什么?”

看着一脸防备的兮若,重明正色道;“这一个月,你就在这里修炼,我给你护法。”“修炼就修炼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修炼?”兮若很是疑惑。

“此泉水可让你脱胎换骨,早日飞仙。”重明耐心道,说完,双手捏决,布下结界。兮若还是缓缓步入泉水,水不深,只是及腰。

水下有软座,兮若盘腿而坐。泉水清澈沁凉,却不伤筋骨,反而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脱胎换骨一点也不觉得是夸大其词了。

重明又布下小结界,帮助兮若吸收仙力,同时出手帮兮若打通全身经脉。

一道道仙气在兮若体内游走,有条不紊,有重明护法,自然是事半功倍。少倾,重明收回仙力,看着兮若自行吸收。

就这样,兮若稍稍觉得不适,重明就马上释放仙力缓解不适。眼看着兮若慢慢适应后,重明勾唇一笑,如无意外一个月过后,兮若便可飞升上仙了。

白天兮若泡在泉水里修炼,饿了就吃些果子。晚上就睡在泉水上,说来也是神奇,这泉水附近花草虽然芬芳,可果树仅此一颗。而结出的果子,通体雪白,似羊脂白玉。

食之更是甘甜无限,重明说这是圣女果,只有圣女才品得出这味道。兮若更加不知的是,这果树是专门为她而生的,所以只有她才品得出,只有她才能让这颗果树物尽其用。

此泉乃天地灵根,灵根灌溉的果树,仙力纯粹,只有心灵最纯粹无暇的圣女才能吃得 。此树更是天地间唯一一颗。

。浮魔宫 大殿上,

魔君端坐,听着手下人来报,“魔君,三殿下他……他……”听着小兵支支吾吾,魔君不耐皱眉“到底怎么了?”小兵跪倒在地,颤抖不已“三殿下灰飞烟灭了。”魔君大惊,虽说这个三子不才,可这仙界谁人不知,这琅翼是我心头肉,轻易几人敢伤我儿?纵有死伤,又怎么会灰飞烟灭?

“是谁?” 魔君喝到。“禀魔君,那人无人识得,只是周身漾着火光。”

“你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一遍 。” “是,魔君” 说着,这小兵开始讲起事情的经过,魔君听罢,挥退了小兵。 紧握的双拳不禁颤抖,竟是九天离火,天火,仙魔俱焚的天火。“来人,设宴,请四方魔王。”

宴上,四方魔王齐聚,“天火重现仙界,不知各位可知?”近日之事,四方魔王也是略有耳闻,“据手下人所说,在沧溟之畔,有人用天火大开杀戒。可是三殿下也遭遇了不测?”一位魔王开口道。

魔君望向开口之人,正是西魔王,“是。实不相瞒,我儿现已殒身。来人身份不明,意图不明,却又好像是冲着我魔界而来。我等虽不至于惧怕天火,但我魔界这千万生灵何辜?天火之下,恐将覆灭呀!”这些魔君魔王,屹立千万年不灭,也是经过无数磨难淬炼,历经天劫的,天火加身也是不惧的。

“此事,要不要告知重明帝君?”东魔王开口道。“嗯,言之有理,毕竟天火事大,仙山也不一定就没有威胁。”北魔王也开口道。魔君望向尚未发言的南魔王,见他也点头 ,便道“既如此,那我就上仙山一趟。”

第四章 一片冰心在玉壶

大殿清羽接到属下奏报,说魔君来访,立刻迎上。“不知魔君到访有何要事?”

“我是来拜访重明帝君的,有点事情想和重明帝君一叙。”

“不好意思,帝君正在闭关,多有不便 。”

魔君听闻帝君在闭关,“不知帝君何时出关?”

“快了,就这几日了。魔君不妨住上几日,等帝君出关再叙?”

“ 既如此,那就叨扰了。”魔君笑道。 马上就有人带着魔君去了客房。

“帝君,我回来了!”帝君寝殿外,一女子满面春风站着说道。却不见有何回应,此女子名唤凌旋,是帝君的得力干将。不仅生的貌美如花,对帝君更是爱慕不已。

这时有一名仙娥过来说道“上仙,帝君不在寝殿。”

凌旋道“我已经到处都找过了,都不见帝君,帝君在哪里?”小仙娥“帝君在闭关,过几日就可出关了。”

凌旋听说帝君在闭关,又问道“帝君为什么闭关?”

“这个……”凌旋见小仙娥面有难色 ,“到我房间来一下。”遂带着小仙娥回了自己房间。“一个多月以前,凌旋上仙 你刚走没多久,有一天清羽上仙带回一个凡人女子 ,帝君对这个凡人女子好得不得了。这次闭关,实则是为了那凡人女子护法的,好像是要那凡人女子飞升上仙呢! ”

凌旋听闻 ,心里隐隐不安起来。虽然在帝君身边时间不长,从未见帝君对那个女子这样上心过呀?这个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良久,凌旋恢复神色。不禁冷哼,凡人是吗 ?还想要飞升上仙?神仙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此刻,禁地内,重明帝君眼见兮若毫无飞升之意,便掐手一算,暗叹道:终于还是劫数难逃啊!经过这一个月的淬炼,兮若已经脱胎换骨,但是离上仙还是差着一步。

但凡飞仙者都是历经劫难,不历劫难,不飞升。 无妨,今后的时间 还长着呢!自己好好地守着这丫头就好。

笑容不自觉的浮上,招手唤道“兮若,过来。”兮若笑嘻嘻的走过来。经过这一个月的朝夕相处,兮若对这个亦师亦友的大哥哥不再怀疑。“要出去了,开心吗?”

“真的?”兮若的性子虽不是很活泼,但是整天修炼确实有些憋闷,听到可以出去,开心不已。

这时,重明摊开手掌,掌心出现一对水色玉壶,拿起其中一个,温柔的系在兮若腰间衣带上。又施以仙法,确保玉壶不会掉下来,哪怕是换了衣服,玉壶也在。

然后另一个玉壶就戴在自己腰间。

牵起兮若的手,一个变化,二人便出现在重明寝殿外。 兮若开开心的回自己的小院休息去了。

一大早,听说重明出关,凌旋立刻来到。“帝君,恭喜出关。”

重明颔首示意,算是回应。清羽上前道“帝君,魔君求见。”

长天殿里,魔君拱手作揖:帝君

重明开口“魔君怎会有闲暇来我这九重了?”魔君无奈笑道;“实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是为天火一事而来。”

说到天火,重明心中了然。须知道,九天离火,火光所过之处皆化飞灰。当今的仙界能抵挡天火的确实不多了。

魔君又开口道“ 想必沧溟之畔天火一事,帝君已知晓。我儿之死,令人心痛。

数千魔兵尽数被焚更是令人痛惜。 ”

听魔君如此说,重明道“令子之死,是咎由自取,那数千魔兵不过是助纣为虐,遭受池鱼之殃也非无辜。”魔君听后心下震怒,“帝君言下之意,我儿之死,帝君是想就此算了吗?”

眼见魔君震怒,清羽上前道“魔君息怒。”顿道“魔君,三公子之事你既然已经知道,就该清楚,他不单单冒犯神女而已。令公子早已恶贯满盈,有此下场,也是早晚之事。”

魔君听后更是气的吐血,无奈惧与重明神威,不敢发作,却又不服道“不知帝君对那使天火之人有何关系,处处维护?” 清羽也是疑惑望向重明。重明捏决,五指成爪往怀里猛地一收,一阵微风拂来,随即出现一个浑身漾着火光的男人,细看之下,竟与重明帝君一模一样,在场之人无不疑惑。

重明笑“这是我的胞弟” 魔君听罢,从鼻子里哼道“原来是帝君胞弟啊,怪不得有此神力。”重明怒,伸手一掌打在了魔君胸口,“你可知琅翼冒犯了谁?若是本帝君在场,绝不只是灰飞烟灭而已。回去管好你的魔宫,别哪一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魔君被这突来的一掌震飞在地,口吐鲜血。万万想不到,重明居然亲自出手,说明他是真的怒了,一时怔在原地,不敢起身。

“关于天火一事,魔君不必担忧,”说着又见重明 对着焚心施法,少倾,焚心浑身火光不见,应是被封印了。“清羽,送客 ”说完,重明拂袖而去。

清羽过来扶起魔君,魔君虽愤恨,却不敢表现出来,悻悻然回了魔宫。心里不禁对那个所谓的神女疑惑,到底那个神女是什么人,帝君如此维护。看来应该找个人打探打探了。

凌旋目睹这一切,心里也是惊骇,帝君鲜少动怒,仅仅因为那个什么琅翼冒犯了那个凡人,就被处死了。真的要看一看那个什么神女的了。

兮若正在院里荡着秋千,听闻有位上仙来拜访,很是诧异。忙叫人迎了进去。

“你就是兮若吗?清羽带回的神女?”兮若很不好意思的点头,现在的身份很是尴尬。现在非凡非仙,无名无分。

帝君也未公开她,凌旋也不客气的直呼其名。凌旋上下的打量着她,容貌也不是上乘,只能算是清丽。唯一的特点大概就是那如水一般的温柔了吧。难道帝君喜欢像这样温柔的女子吗?

“我是帝君身边的侍女,听说你是清羽带来的,过来看看你。我叫凌旋。”

说着上前拉起了兮若的手,亲切不已。“凌旋上仙好。”“不要这么客气,叫我凌旋姐姐就好。”凌旋客气道。

“以你的身份,当得起兮若的姐姐吗?”凌旋和兮若一起望向声音来处,“帝君?”

“凌旋,注意自己的身份,一个侍女岂能与帝君夫人平起平坐,姐妹相称。”凌旋还未对‘帝君夫人’这几个字反应过来,就看到兮若羞红着脸说道“不要瞎说,我哪是什么帝君夫人?”

重明看兮若脸红的可爱模样,不禁又道:“你不是帝君夫人,谁又是帝君夫人?”

兮若;“反正不是我啦!”虽然听重明说过,俩人有婚约,可毕竟现在没有成婚,怎么能担得起帝君夫人这个称呼呢。

不顾愣在一边的凌旋与仙娥,焚心牵起兮若的手,“走,带你出去玩。”

看着兮若和重明消失不见,凌旋心里的惊异还是不能平静,帝君夫人,不,不可以,帝君是我的,帝君夫人这个位子是我的,兮若是吗?敢跟我争帝君,你等着吧。

重明带着兮若来到一处山谷,这山谷风景秀丽,芳香四溢。花鸟虫鱼自得其乐。

突然间狂风吹起,乌云蔽日,花鸟虫鱼统统消失,取代的是各种妖物,原本明媚的天空也变得昏暗一片。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兮若大惊,重明哥哥,救命啊。

眼看着一个貌似狼的妖怪就要扑上来,兮若只能惊呆在原地,不知道反应。重明暗叹一声,不得已只好出手,手起刀落,那狼妖就惨死当场。

这只狼妖虽然死了,但是更多的妖物闻着血腥味而来。重明只好一边护着兮若,一边抵挡妖物。好在这些妖物都只是初级的小妖,本来是想给兮若练练手的,没想到兮若胆子实在太小,吓得完全不知所措 。重明无奈苦笑,小丫头这样怎么办?

“你怎么不动手?你知道你不动手会被妖怪打死或者是吃掉吗?”重明在兮若耳畔小声道。

兮若小声回到“可是我从来没有杀过生啊?我下不去手。” “这些都是妖怪,你不还手,死的就是你了,你不怕吗?”“妖怪也是有生命的。”

呵呵,重明不由得笑出声。即便是重生,兮若仍然是那个善良的兮若,她还是那么美好,纯真。 “生灵也有善恶之分,坏的杀了就杀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坏的?你看见他做坏事了吗?”重明一边对付着小妖,一边哄着兮若,兮若心地善良,不忍杀生。但是太善良是不行的,被打不还手怎么行,那不是任人宰割了?一定要让兮若认识到对敌人,对坏人不能手软。

丫头,对不起。 “记得之前的花鸟鱼虫一片祥和的氛围吗?”见兮若点头,又说道“正是因为这些妖物的入侵,那些善良的生灵才消失的。你还觉得这些妖物不能杀吗?”

“善恶一念间, 除恶即是扬善。为了守护家园,我们就要拿起武器驱赶邪恶。”前生的兮若就是为了这个信念香消玉殒。而今自己又要逼她拿起屠刀, 这样做真的好吗?重明也迷茫了。

《》小说是作家 的作品,不代表婉婷小说阅读网立场,喜欢阅读本小说请关注微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