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章节
更新时间:2019-04-27 15:07:24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乔景琛吕恬歆无广告全文阅读

时间:2019-04-27 15:07:24编辑:映梅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 第七章不正当关系 免费试读



“吱——”

乔景琛脚下踩了刹车,她措手不及之下,怀里的东西稀里哗啦地都随着惯性滚到脚下。

他僵冷的俊容侧脸看起来更加轮廓分明,却带着冷硬的意味,他眸光冰寒,凉薄的声音质问,“你想监视我?”

柔荑一紧攥在一起,吕恬歆却摇了摇头,“你听我解释——”

“不必了,”乔景琛侧首,长眸眼底掠过一层寒意,“下车。”

空气有些凝滞,她试图解释的话全部都哽在喉咙里,然而还不等吕恬歆再次开口,乔景琛便已经下了逐客令。

“听不懂人话吗?”他声线冷凝的如寒冰,“吕恬歆,别以为你嫁进乔家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滚下去!”

吕恬歆深吸一口气,强行将眼中不期然的痛压下来,扣动门把手,才下车,林肯便风一样地绝尘离去。

乔景琛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第二天,吕恬歆依旧璀璨如骄阳一般明媚的驾车来到公司,然而她踩着高跟鞋的摇曳身姿还未踏出电梯,助理唐密便手忙脚乱地冲了过来。

“歆姐,您现在最好不要去办公室!”她一脸急切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惹得吕恬歆眯了眸。

“什么事,不要着急好好说。”

唐密粗粗地喘了口气,着急地比划着,“我们不知道是谁造的谣,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了,好多记者围在外面——歆姐!”

吕恬歆当机立断地打断她的话走出去,才踏出走廊,拐角的闪光灯便铺天盖地迎面而来,她被晃得眼前一花,才一眨眼,问话便逼到面前。

“吕小姐,请问您能否解释一下您与您继父之间不正当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吕小姐,能否请您证实一下这些照片是否属实?”

“请问您母亲知道您做的事情吗?”

记者们七嘴八舌,长枪短炮都架到了吕恬歆的跟前儿,她凌然地拧了眉,声音清冷,“请问各位记者,私闯乔氏的公司是否得到了允准?”

周围的人瞬间安静了几秒钟,众人显然没有料到吕恬歆会问这种话。

“请问您这种转移话题的方式是为了逃避什么吗?”有犀利的记者率先发问,但吕恬歆却挑起了好看的眉峰。

“事情的始末我都不清楚,何来转移话题逃避一说,这位记者,您的问话是否带有误导性?”她朱唇吐字逻辑清晰,分分钟把刚才的记者怼的哑口无言。

一圈儿人似乎有点惊讶地低声议论,不少记者已经提出了质疑,“也就是说您对今天的头条根本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我策划的头条我自然不知道。”吕恬歆娇容平静无波地回应,让众人都有点迟疑。

“昨晚有人爆出一组照片,是您与您继父孟子义在车上的一些亲密行为——”

有人举着一组放大的照片递到吕恬歆的眼前,暗有所指道,“经我们核实这确实是您继父孟子义的车子,这其中的女主角也与您有七八分相似,请问您是否一直与孟子义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照片是远距离拍摄人的,有些模糊不轻,孟子义的手正探在她的脸上。

吕恬歆冷嗤地扯了扯朱唇,抬眸却泰然而冷静,“请问您指的不正当关系是什么?如您所说这照片上的女子与我有七八分相似,那么请问您是否有实锤证明这个女人就是我?”

记者有点语塞,身畔的人立刻接上话,“您是拒绝承认照片上的人是您吗?”

“那么您现在对我的质问是肯定吗?”吕恬歆巧舌如簧地反击,她笑了,轻蔑却带着一丝凌厉,“一张看不清楚脸的照片与一个车牌号,就判定这个人是我,是爆料人太容易造谣还是你们记者职业的门槛越来越低了?”

“爆料人确实称证明您当天在南峰商务会所门前上了孟子义的车——”

“有照片吗?还是视频证据?”她朱唇嘴角的弧度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我当天的确去过南峰会所,这是公务公司会有出勤,可问题是这就能证明我是上孟子义车的女人吗?”

“换句话说,就算我昨天下午的确上了他的车,那么你们又怎么证明这张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我?”

吕恬歆用指甲轻轻地点了点照片上的人,不疾不徐地继续,“说白了,你们不过抓了一个不清不楚的由头,随后在未经本公司允许的情况下便闯了进来,并未经我本人允许私自对我进行拍摄与质询,我想我有权利联系我的律师跟你们进行下一步的谈话。”

她收起笑容,干脆利落地下了逐客令:“现在,请不要再打扰我们的工作。”

话落,吕恬歆便旋身欲走,身后的记者们哪里肯罢休,不依不饶地缠着她冲上前不断地提出问题,就连保镖都挡不住这些长枪短炮的“轰炸”,然而就在此时,不知是端来一盆脏水,稳稳地朝着人群中央泼了过来。

众人仿佛似乎遭了瘟疫一般呼啦一下闪开,吕恬歆霍地转身,还未看清究竟是谁,面前就被一抹高大的身影遮盖住视线。

“哗啦!”

一盆脏水稳稳地泼到了男人价格不菲的西装上。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

乔景琛浑身湿淋淋的,脏水散发着怪味儿在他白色的衬衫上留下了一个世界地图,他冷峻的脸色几乎要阴的滴出水来。

记者们都呆呆的站在原地,却没有一个人敢举起相机拍。

“滚出去!”他怒吼的声音震得所有人都浑身一颤,下一秒,那些记者便如丧家犬一般四散而去,剩下的几个员工也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吕恬歆呆怔在原地,只觉得手臂有点刺痛,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身畔的男人拽到了总裁办公室。

乔景琛恼火又烦躁地扯着自己的领带,但不知道是因为心烦还是沾了水的缘故,又湿又滑的的领带让他几次都脱手了。

“还不来帮忙?”声音明显火大。

吕恬歆收敛了情绪下意识的上前帮忙,解开领带的手还未离开便再次被再次被乔景琛一把攥住。

“这样就完了?”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