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章节
更新时间:2019-04-27 15:07:25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乔景琛吕恬歆无弹窗全文资源阅读

时间:2019-04-27 15:07:25编辑:谷丝

《前妻驾到:先生如此多娇》 第二章 真让他恶心 免费试读



她有点恼地咬住嘴唇,再次伸手,然而这一次还未等她触到,门便自己打开了。

她的柔荑停住半空,乔景琛裸着上半身出现,面容冷峻,一脸不快:“吵什么?”

“爷爷住院了。”

“关我什么事。”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冷声嗤嘲,“老头子一直都在医院,有病找我能治吗?”

吕恬歆咬牙,指甲狠狠地掐进掌心,耐着性子道:“刚刚管家来说,他病情加重了——”

修长的手一顿,乔景琛不耐烦地一把甩开手上的毛巾打断她的话,“病重就进ICU,我又不是医生。”

“乔景琛!”吕恬歆忍无可忍,声音都拔高了几分:“你知道爷爷一直都想——”

“他想死吗?”乔景琛恶劣地开口,故意误解她的意思,“还是你也想跟着一起去?”

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吕恬歆狠狠地咬住嘴唇,“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她转身走得决绝,当即换了衣服赶去医院。

乔景琛面色晦暗地坐到沙发上,才点燃了一支烟想控制一下情绪,眼角余光就瞄到了窗外的梧桐树。

硕大叶子下是累累的青绿色果子,伴着清风晃动着发出闷闷地碰撞声,惹得他心烦意乱。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才把烟头碾碎。

妈的,真麻烦!

彼时,圣仁医院。

偌大的ICU病房,吕恬歆攥着乔老爷子的手,此刻他插着呼吸器,整个人虚弱地仿佛朽木一般,满布皱纹的脸蜡黄得没有任何生气。

她眼眶酸涩地胀痛,终究还是忍着问医生:“爷爷还能坚持多久?”

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才歉疚道:“太太,老爷的身体现在实在太差了,今天发作这次我们虽然已经尽力了,可即便是插着呼吸机,他也坚持不了一个星期了。”

“啪嗒!”

修长指间的香烟掉落到地上,乔景琛眸色幽暗地拧眉,病房里面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地传来。

“……可是你们不是说可以用药物维持的吗?”吕恬歆的声音明显染上一丝哭腔。

“恕我们直言,老爷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么多药物了,现在任何的药物和辅助医疗器械,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痛苦。”

后面的话乔景琛已经听不清楚了,他现在脑海中充斥着医生那句“不到一个星期了”,他烦躁地扯松了自己的领带,许是系的太紧了,他觉的嗓子特别不舒服。

肿胀的发痛。

然而他的悲伤还未漫上双眸,就被里面前后出来的脚步声打断。

“宋医生,麻烦您了。”吕恬歆的声音有点喑哑,可依旧的镇定从容。

乔景琛在她看不到的拐角处微微轩起眉心,他似乎没有那么讨厌这个女人了。

他默默地斜倚在吸烟区吞云吐雾,不一会儿手畔就落了不少烟蒂,直到乔老爷子的病房终于安静下来,他才从蓝色的烟雾中走出来。

病房中静悄悄的,只有医疗器械运作发出的声音,一点一滴地透支着床上人的生命。

乔景琛眉心皱的更深,缓步轻踏来到老头子的面前,他的手上还夹着夹子,这双曾经牵着他的大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枯槁了这么多。

他深吸一口气,眼眶酸胀地抚上老爷子的手,却不料那手似乎察觉到他的到来一般,瞬间一把将他攥住!

……

乔氏公司,33层办公室。

会议正在进行中。

吕恬歆一身干练地浅灰色职业装,裁剪利落的线条将她玲珑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她方案讲到一半、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

众人的思维瞬间被打断,纷纷向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逆着光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雍容的步履优雅尊贵,一袭墨色地西装将身形衬托得愈发削瘦,清冷的仿佛地狱中的王。

是乔景琛。

众人看到他的出现都面面相觑,谁不知道乔景琛的花名在外?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儿也会来公司开会?

当真是笑话了!

不过众人纵然愕然、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乔氏是乔家的产业。纵然乔景琛要毁了乔氏,旁人也没有插嘴的份。

面对着各方探寻的眼神,乔景琛没有解释的意思,薄唇挑起一个邪肆的弧度,“继续开会,吕秘书。”

他说着从容地坐到会议桌的正座上,“开始。”

吕恬歆面色淡静无波地打开投影仪,巨大的字体投射在白色的帷幕上,“金氏合作项目规程。”

会议进行了一个小时,股东们在离开时都议论纷纷,却也根本没有人敢近乔景琛的身,吕恬歆抱着资料跟在他的身后来到总裁办公室,才一进门他就扯了领带依靠在沙发上。

“boss,这是和金氏集团负责人见面的地点。”

吕恬歆低眉顺目的将名片递了过去,男人却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凉凉的说道,“我不会去的。”

乔景琛说的很冷很淡,似乎没有太多的情绪,却也斩钉截铁的让人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去?

吕恬歆眉心颦蹙,还是想再挣扎一下,“可是金氏是合作了很久的……”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乔景琛眉眼间染上一抹不耐,“出去。”

她朱唇动了动,到底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无趣的女人。

乔景琛拧眉点燃一支香烟,还未等烟过半门便再次被敲响,他以为是吕恬歆,语气充满了不耐,“进来。”

“乔总。”是宋秘书本尊。

乔景琛眸色深了深,极快地闪过一抹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失落,兴致缺缺的问道,“怎么?”

“外面来了一位孟子义孟先生,想要见一下吕总监。”宋秘书和顺的回应。

这些年乔景琛少有抽烟的时候,她察言观色这么多年,立刻就判断出他心情极差。

孟子义?

“他来干什么,跟他说不欢迎。”乔景琛有点不耐烦,真不明白吕恬歆这种不识趣又无聊的女人,怎么会有孟子义这种花名在外的老子。

“可是……”宋秘书欲言又止,乔景琛脸色立刻阴了下去。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