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章节
更新时间:2019-04-27 14:35:24

且以深情伴余生阮惊云安然无广告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9-04-27 14:35:24编辑:痴珍

《且以深情伴余生》 第八章 和她一个寝室 免费试读



黑衣人此时走到莫昀绮的面前,把手伸了出去:“把表格给我。”

莫昀绮先是愣了一下,跟着看了一眼手里的表格,想到对方的目的,顿时趾高气扬起来。

“给你?凭什么?”莫昀绮站稳脚跟,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不再害怕的后退,反倒围绕着黑衣人转了一圈,黑衣人面荣冷酷的站着,等着莫昀绮摇头晃脑的走到前面。

停下莫昀绮冷笑:“你是她的男朋友吧?那我可要找你说说了,你那个女朋友是个***货,她跟着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眉来眼去,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了,说不定堕胎都几个了,我劝你回去好好管教管教她,不然你绿帽子都要带到天上去了。”

黑衣人仍旧无动于衷,注视着莫昀绮:“把表格给我。”

“想要?”莫昀绮背过手:“那就让她给我跪下,磕头认错,不然……啊……”

不等莫昀绮的话说完,一声惊叫划破依顿大学的肃穆,吓得周围一群人都后退了几步,脸色苍白。

黑衣人一把抓住莫昀绮的头发,将人拖住,一脚踢在莫昀绮的腿弯,莫昀绮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小姐,她哪里经受过这些,一下跪在了地上。

感觉到膝盖疼的都要碎了,莫昀绮吓得眼泪直流,抬头看着眼前把她抓住头发的人,她的头发是最好的,每天都去做保养,不但很飘逸,而且很长很长,今天她为了引人瞩目,特意穿了一身公主裙,能够突出她的好身材,保证了***,头发高高扎起,飘逸的顺在脑后。

此时,黑衣人抓住了莫昀绮的头发,莫昀绮因为疼,双手握住黑衣人的手,手里的表格也就掉了。

安然注视着对面,她不清楚黑衣人是谁,但看上去是帮她的人。

现在她是有机会把表格拿回来的,安然衡量了一下,迈步走了过去。

“安然,我不会让你拿到的。”莫昀绮松开一只手,去抓表格,黑衣人一脚踩过去,莫昀绮啊的一声尖叫,疼的浑身颤抖。

抬起眼睛,莫昀绮的脸上已经花了,像是丑八怪一样,任由是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的恶心。

安然把手在身上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擦了擦把表格拿了过去。

垂着眸子安然看着莫昀绮,既然已经结下了梁子,莫昀绮这种人是不会和她就这么算了的,继续摇尾乞怜也没有意义,她先把表格添写好交上,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安然,你个不……”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莫昀绮还在呈口舌之快,安然没有在意,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样就好。

转身安然离开,莫昀绮不让安然走,叫嚣着:“拦住她。”

很快有人出来把安然拦住,但安然的身上很脏,她们都不愿意靠近,且捂住了鼻子。

安然停顿了一下,回头看向黑衣人,黑衣人这才开口说道:“让开。”

跟着,拦住安然的人马上躲开去了一边,这样安然才马上离开了。

等安然走后,黑衣人一把推开了莫昀绮,莫昀绮趴在地上,想起来她不敢,最后只能在黑衣人的面前装死。

黑衣人这才隐去,去了哪里则没人知道了,等学校的一干人等赶到,莫昀绮已经被弄成了一个猪头的样子。

学校领导赶忙疏散人群,打电话先是给莫家,再给救护打电话,伊顿大学门口瞬间忙碌非凡。

不远处的车子里面,连生接到电话回头看着阮惊云:“大少爷,无痕已经把事情办妥,请示下一步的指示。”

阮惊云靠在车子后面,眉头深锁,显然不高兴什么事情,心情不好。

“无痕接下来的任务是保护她,告诉无痕,我不希望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明白。”连生马上把电话回了过去。

“无痕留在暗中保护,不要经常露面,打电话给踏雪,要踏雪也过来。”

“是,大少爷。”

连生打电话按照阮惊云的意思做了详细的安排。

“大少爷,莫昀绮的这件事情需不需要?”连生把电话挂断,请示阮惊云,阮惊云沉吟片刻:“不用了,家是我外公家里,虽然我们走动并不亲近,旁支也太多,但毕竟还有关系在,眼下老头子不希望我和莫家有什么恩怨,我也不必出面,给她一个教训,如果还是死性不改,再做打算。”

“知道了。”

阮惊云的车子缓缓离开,他的目光却注视着伊顿大学门口。

安然先回了寝室,拿了洗浴用品,急忙的去了浴室那边,从头到脚的洗了一遍,洗完她再三确定没有味道才出来,用了比平时多几倍的香皂,多几倍的沐浴乳洗发精,这样她才觉得自己干净了。

水是从哪里来的安然并不确定,但也不是洗手间和下水道的水,安然已经够庆幸了。

这种校园里面结帮拉派整人的事情,安然早就见识过了,所以她并不吃惊什么。

洗干净出来,安然把寝室的门从里面锁上,把助学金的申请表格拿了出来,填写好收了起来,这一次安然是贴身收着,她不会再给任何人有可乘之机了。

准备好,安然从寝室里面走了出来,同时想了一下那个出来帮忙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看影子应该是听命行事的人吧。

安然趁着没人注意她的时候,去了餐厅那边,一边走一边注视着手腕上面的手镯。

一个男人,带这种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安然试图把手镯打开,但她琢磨了一路,也没有办法把手镯打开,反倒是发现手镯里面,好像有几颗小石头。

天有些黑,安然看不见手镯里面有什么,只是摸得到,但也不磨肉。

拿不下来安然把手终于放下了,这时候她也走到了餐厅的门口了,就在餐厅的门口,安然看到一个正拉着行李箱徘徊的女生,长得还算漂亮,身高和她差不多,扎着马尾辫,看到她便迈步走了过来,停下了把手里的纸条给了安然,礼貌的朝着安然笑了笑:“同学,我是新来报道的同学,因为路上有事耽搁了,来晚了半个月,请问这个寝室在哪里?”

安然接过纸条,看了一下,和她是一个寝室?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