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看章节
更新时间:2019-04-25 14:49:30

云起江心小说免费看 陈如善容旬完整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25 14:49:30编辑:若烟

《云起江心》 第12章 家人 (二) 免费试读

果然,一旁坐着的容华看准机会,便站起来说道:“这也难怪,我听说什么仁心堂药店还会定期给边关送药,船载车提,并且价格比军部的采购价还低许多,想那仁心堂是大晟南部的商人,没想到远在北部边关的六弟都能结交到,真是朋友遍及天下,令人佩服。”

另一个人附和道:“我觉得这正说明六哥在民间声望好,这可是国家之福啊!不过么,施粥赠药是好事,只是若显得官府不力可就不好了。”

容旬没想到自己只说了这两句话,就引起如此大的反弹,心里更加忍无可忍,行礼回道:“容旬常年在边关,从未刻意结交什么人,那些乡绅商户也好,仁心堂也好,无不是真心为国,希望为国为民分忧,你们这样暗示指责,是什么意思?”

容华还要说话,皇帝摆摆手,说道:“好了,旬儿说得对,国难当前,你们也该出份力才是,就不要说了,要多向他学习。”

众人忙说是,容华脸上堆起笑,改口说道:“父皇说的是,我这几日也听闻,舅舅在赣南安排了一里长的棚户,为当地饥民施粥,儿臣惭愧自己做不了什么,刚想恳请父皇将儿臣接下来一年的例银直接拨到舅舅那,就当儿臣也尽一份心力。”

于是又有几个皇子纷纷附和,出钱出力的一拥而上,皇帝心情好了很多,容旬却再看不下去这虚与委蛇的把戏,吸了口气说道:“儿臣多谢父皇赐食,不过母妃仙逝,长乐悲痛难忍,我已答应下午带她出宫一游,请恕儿臣先行告退。”

容华听了,装作伤心的样子叹道:“哎,是啊,淑贵妃这一走,以后长乐会更加想你的,多陪陪也好。”他说着,状似不经意的又加了一句:“不过六弟啊,你身边的人都这样薄命,二哥真为你心疼。”

这一句话,众人又感慨起来,隐隐约约听到他生母和石宇楼的事情,“邪煞子”三个字虽然一字未提,已经显得他天煞孤星一样让人恐惧。

容旬心里冷笑,石川海只说他们背地里多言,自己现在在场可都没收敛,脸上更加沉怒。

皇帝显然也想到了那些事,脸上虽然还笑着,不过瞥了他一眼,淡淡的挥了挥手:“去吧,过两天你走的时候,让长乐送一送你。”

容旬点了点头,疾步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总算是清净又真心了些。

只是,虽说是他带着长乐出宫去散心,但是容旬小时候闷在宫里,不到九岁就去了边关,对景都完全没有概念,反而是长乐带着他到处看了看。

深秋的景都肃穆美好,随处可见的梧桐正是最浓烈的时候,他一边看一边陪长乐说着话,两人的心情也总算好了些。

傍晚时,他们远远看到一个身量修长,着淡青色长袍的青年,眉眼间有点像石川海,那青年见到他,就地作揖对他行礼,果然是石川海的弟弟石径林。

长乐急忙避到一旁的马车上,容旬便对石径林点头示意,石径林走过来,再次轻轻拱手,小声说道:“下官石径林,拜见六殿下。”

容旬看到他心里高兴,连忙扶住他,和镇守边关的石川海不同,石径林面容白皙,举止文雅,一看便知是饱读诗书的样子。

石川海就这么一个弟弟,经常念叨,容旬还是两年前春节见到他一面,没想到会在街上遇到。而且,他也知道自从石径林入朝以来,就坚定的力挺自己,为边关将士争取福利,也因此遭受了很多排挤,如今看他单薄的样子,也跟着有些心疼。

石径林看着容旬,倒是颇有些豪迈的笑了笑,说道:“本想明天去府上正式拜见六殿下,不想在这里遇见,幸会。”

“幸会,石大哥经常提起你,径林无须多礼,若非丧事,我应该去石府给石大哥祖母问安才是。”

“殿下有心了,淑贵妃仙去,还请殿下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好。”

石径林便笑着点点头,又问道:“不知殿下何日启程返回卞州?家母十分想念兄长,准备了一些事物和家书,下官原想明日上门拜会,若六殿下不介意,帮我一起捎过去。”

“当然不介意,”容旬一笑,说道:“还好在这里遇见,我明天中午走,你让人一早将东西差过来,我带上便是,不麻烦。”

石径林见容旬一点架子都没有,也是十分开心,再三拜谢之后才匆匆离开,想必是准备东西去了。

长乐便从马车上下来,有点不满的问道:“是谁啊说这么久。”

“是石大哥的弟弟,石径林。”

“哦。我记得你说过石大哥黑黑的,他弟弟倒是不黑嘛。”

容旬哈哈一笑,伤脑筋的说道:“怎么就提一句你就记住了?而且石大哥那是晒的,你啊,什么黑黑的没有礼貌。”

长乐一吐舌头:“好了好了,吃饭吃饭。”说着,拉着他往心仪的饭馆走去,到了那,容旬却看到饭馆旁边竟然是一家仁心堂的商号,经过时,还正好看到来升在柜台整理着什么。

心里微微一愣,想着莫非章北还在景都?他便让长乐先进去,自己走进了仁心堂里。

来升见到他,面上一惊就要跪拜,容旬急忙拦住,问道:“怎么你还在景都,我以为你与牧江一起回去了。”

来升摸着山羊湖子,十分恭敬的说道:“原本是这样,但是少东家突然想起这里还有些账目不放心,让我再核查一遍再走,所以就耽搁了几日。”

“那他一个人回去可有问题?”

“不会,殿下放心,少东家对这些事情已经十分熟悉了。”

容旬听了,微微蹙眉说道:“这样,我前两日见到他,看到他的样子,想来他这一年来也十分辛苦。”

“是……”

容旬看着来升,想到前两天那个有些阴郁的章北,便向来升拱手说道:“还望大总管不怪容旬僭越,但容旬实在想替大晟百姓和章北谢谢大总管,有大总管帮忙,实乃章北的幸事,只是他再聪明能干,毕竟还小,之后,还要万望大总管多多帮扶他。”

听到他这样说,来升脸色微白,急忙跪下说着:“不敢不敢,六殿下放心。”

容旬心里松了口气,也不多留,前往隔壁找长乐去了。

第二天,石径林上朝之前亲自过来宅邸,送来的好几个包裹里,居然也有石夫人给容旬缝制的衣服鞋袜,一封家书给石川海,却让石径林口述了诸多对他的安慰和嘱咐,容旬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触动感激,除了道谢,不知说什么好。

石径林又特意交代不要担心朝里的事情,他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临走时,忍不住说道:“殿下,我们都期待殿下您早日返回朝堂。”

容旬小心的收好家书,对他点头感谢,目送他离开。

中午之前,长乐从宫里出来送他,下厨给他做饭,吃完了,两人一路说着话一路走到渡口,这一次,长乐却没有再哭,全程笑着,让容旬好好照顾自己。

依依不舍中,容旬再一次挥别了久违的故土。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去,再回来,已是人物两非。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