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频小说

访士,访士最新章节,汤茱迪,文成宇唐仲英

作者:汤茱迪编辑:婉婷小说阅读网更新时间:2020-06-21 09:13:11

主角是文成宇唐仲英的小说是《访士》,本小说的作者是汤茱迪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阳春三月,梨花白雪。是不是真的很好看?很美?是。那你带我去,让我年年得见,好不好?好。你会来看吗?会。这就好。.........

《访士》免费试读

当今皇帝能登上帝位就是凭借其不世功勋,其中最辉煌的一笔就是攻破庆天皇廷,屠戮尚有余力反抗的庆天皇室,将建立周氏王朝的阻力一举涤荡。皇帝那时候还只是周家的三公子,却靠着智计卓勇率先打下皇城迎接太祖皇帝入京,太祖登基称帝之后,三公子就变成了三皇子。

据说三皇子杀入庆天皇宫,宫墙柳荫之下死的人有一半是三皇子所杀,同行的兵士亦杀红了眼,却连看也不敢看浴血如魔神的三皇子一眼,杀到后来有些兵士甚至胆怯地想到:如果庆天皇廷的人都杀干净了,三皇子会不会返身来杀自己人?这答案连三皇子自己当时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的世界是血红一片,只要进入视线的人就是敌人,敌人就得死。

一个宫女抱着头求饶,他就像看见一个绿皮西瓜在磕头一样,有什么好求饶的呢?一个西瓜,砍便砍了,听西瓜求饶的人岂不是疯子?三皇子当然不是疯子,所以他砍瓜切菜十分顺手。后来他当真已听不见西瓜的求饶声了,只看见血红的瓜瓤汁水四溅在红墙绿土上,他的手如同梦游一般举起落下举起落下,刀翻了刃就用卷刃的刀杀人,剑崩了口子就用短剑杀人,人已经不是人,只是活该倒在他身后的亡魂。

又走入一处宫殿,勉强跟上他脚步的三两士兵竟不敢随他入内,所怕并非殿中有埋伏,实在是无法再令自己去看他杀人的景象,否则胜利的喜悦会变成死灵的质问——人杀人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人能够杀人吗?

然而在外搜查的士兵却没有听见想象中的惨叫声,难道这宫殿是座废宫,里面并无人居住吗?但他们一路行来并非没有见过废宫,荒草丛生虫蚁纵横,哪里像此处这样干净无尘?或许是此地深远,宫中住着的人听到外面的哀嚎声已经逃走了?

几个士兵杂七杂八地猜测着却没人敢去门口往里瞧一瞧,幸好三皇子也没让他们久等,很快就从里面走出来,一手提着鬼头刀一手却抱着一个灰布包裹。离得最近的士兵简直猜上一百年也猜不到,浑身浴血的地狱魔王竟然从宫殿里抱出了一个孩子。他正瞠目结舌地看着,却见那鬼头刀欻欻朝自己砍来,他惨叫的“吾命休矣”幸好没有真的喊出口,因为那刀直戳在了他面前的土地上,刀身上的血看起来简直是这把刀自己从土地上吸取上来的一样。

他眼睛从刀转上到刀的主人身上,耳中听见了清晰的命令:“拿我的刀出去告诉将士们,投降的留命,抵抗的格杀,不准放走皇城里的任何一个人!”

他双手举着刀匆匆离去,没有看见背后的景象,假如他踏出院门之前有胆子回头看一眼恐怕会比之前更惊恐——如焰的夕阳底下衣衫上浸饱了他人血液的高大男子正小心地弯折两手环抱住襁褓中的婴儿,在宫墙回荡着的惨叫哀嚎声中露出如聆仙乐的笑容。

有时候人看不见比看得见更好,听不见比听得见更好,但人总是想要去看去听,因为这岂非他们存活于世的意义?

三皇子府中突然多出来一个婴儿,这算不了什么,战场上总是会出现很多没有人要的婴儿,因为他们的父母已经没有命来抚养他们了。朝廷新建之后教坊司不知收养了多少孤儿,也许比失去了庇佑的女人还要多,因为世界上总是有人要女人的,却很少有人会要毫无干系的婴孩。

后来有朝臣弹劾三皇子杀孽过重,三皇子被斥为不仁不义残忍嗜杀之人,不仅难堪大用而且恐将祸及至亲。三皇子妃抱着那婴儿从白虎门一路叩头行至太极殿,让满朝文武都看见,让太祖皇帝看见,也让皇宫上下都知道:三皇子杀人是以杀止杀,若不杀庆天皇族,则兵士百姓将会死得更多,这由三皇子亲手抱回的孱弱婴儿就可以证明,三皇子并非嗜杀成性之人。此时无论三皇子因何而杀,结果却已经昭昭——中陆建国最强力的敌人已经在三皇子刀下消失,毫无抵抗还手之力的婴儿却在他刀下存活。这现实比任何辩词更有说服力,即使朝臣还是咬文嚼字,天下人悠悠众口却绝不会允许再强加罪责于其身。

仲英听到此处自然赞一句三皇子妃智勇过人,李延年语气也颇为敬佩,你道这三皇子妃是谁?就是秦沐辰的姑姑,秦老将军的爱女——秦素义,原本也是秦家独当一面的女将,在战场上与三皇子暗生情愫,结下聘仪,中陆立国之时二人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便是如今的长公主。只可惜秦素义同三皇子阵战沙场出生入死几次濒死险还,身体大量失血已无法再有孩子了。太祖对秦家对这个儿媳也是颇多歉意,干脆做主将那婴儿赐给两夫妻作义子——赐名周棠。

太祖去世之后以三皇子功劳最高声势最盛,满朝文武虽各怀鬼胎但最后还是三皇子登基。三皇子妃也就成为了皇后,可惜她身体每况愈下,只能到南城门外的佛山静养,那婴儿已是垂髫童子,也随其同去以便为皇后侍疾。

转眼间三皇子登基已有十年,皇后灯尽油枯,临死一念便是再看皇帝一眼,可是皇帝与她分离已久,宫中又有成群美人,即便仍旧尊重这位少年夫妻的皇后,爱意还能有多少?皇后在病中等了一天又一天,还是没有等到皇帝前来,终于,已长成少年郎的孩子背起病得只剩一把骨头的皇后,带她闯进了皇宫,直奔到皇帝眼前。宫中已经变了许多,许多宫殿重加了修饰,又有新建的楼宇,皇后却如同从未离宫一般直将路途直指到皇帝面前。少年潜过深宫重重禁制,许多次他都应该被侍卫发现的,也许是皇后想要见到皇帝的诚心令上天也动容了,每一次都让他躲过了那些关卡,终于令奄奄一息的皇后出现在皇帝面前。

皇帝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所以他每天晚上都有各式各样的美女可以选择,他也从来没亏待过自己,如果他不贪图这些享受,那么为什么要拼出性命去打仗呢?即使这并不是他不可缺少的享受,但人为什么要拒绝已经到手的奖励呢?但这天晚上他恰好没有选用任何一个妃嫔,也许是月色太美,美得他不愿与任何人共享。可是月色突然又黯淡了,因为他年少时的恋人突然穿过山水屋宇和重重阻隔出现在他眼前,这不仅是故人,也是一段最青春的记忆与时间,当然比月色更耀眼。

即使这故人已是将死,但将死之人往往会有回光返照的时刻的,皇后就正处于回光返照的阶段,她笑起来比过去这十年任何一个时刻都要美,比拿过凤印身穿金缕霞帔时更美,美得就如同他们少年初见时一样。皇帝小心地将她从少年背后揽入怀中,她颤抖着身子就像新婚之夜一样,此时月光就是她的嫁衣,比新婚之夜战场边缘简陋的新房仓促的婚衣何止美上百倍。

只可惜生命已带着她的声音消逝了,她无法再如以前一般讲出耳鬓厮磨的绵绵情语。但她在说话,皇帝心魂欲裂地贴近去听,听见她气若游丝的最后两句:“洵有情兮,而无望兮。”他错过了秦素义最后一次念出他的名字,即使他是天子,是帝王,是世间最尊贵的人,他也挽回不了人最宝贵的两样东西——时间与生命。

秦素义在病中痴念过千万次周宛丘的名字,可是面对面他也没能听见那最后的一声呼唤。

小说《访士》 第十六章 试读结束。

《访士》小说是作家 汤茱迪 的作品,不代表婉婷小说阅读网立场,喜欢阅读本小说请关注微信继续阅读。